跨越
2000的那年。我們有九二一大地震,有文化盃合唱,有新生盃女籃,有萬人癱瘓市政府可怕跨年晚會。
差點都忘了,我還有一隻石膏手,上面還有很多人的簽名。


事過境遷,有些人的簽名淡掉了;有些人的還清晰可見,老西貝寫著「天理昭彰,報應不爽。」;在萬芳醫院陪我上石膏的阿
Far寫著「眼睜睜看著悲劇發生的阿Far留」;當年不小心的肇事者沈阿瓊充滿懺悔的在石膏上留言。


這只石膏告訴我們幾件事情。

第一,下次如果要在石膏上簽名,千萬要用簽字筆,不然會淡掉。
第二,賤嘴不會隨著時間改變,歲月荏苒,老西貝依舊不減當年功力。
第三,時間在走,人們也在走。阿
Far終於去當兵了,沈阿瓊去年去了英國。
不過慶幸的是阿
Far還是個白爛的海軍,阿瓊到了英國還是愛打籃球。

我們都沒有忘記當年Beginner's  spirit。

創作者介紹

在小魚會吹泡泡的星球裡。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