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天我就這樣離去了,變成幽魂在天上飄,我想去看看我的葬禮。會有人因為我的離開而掉淚呢?這世界會因為我而有些許不一樣呢?截至目前為止,我想答案應該是一點改變也沒有,這世界會繼續運轉,人們會繼續過著他們的生活,大人努力賺錢、學生努力念書、小孩努力玩樂。這一切都不會改變,說不定根本就不會有我的葬禮,我不過是個卑微的個體。不過想想也沒什麼好哀傷的,人不過就是獨自來了這世界一遭,之後又走了;製造了一些記憶,然後又遺忘它們。啊,人生。



以上摘自我國中時期悶悶不樂的某篇日記。那個時候總是愛佯裝憂鬱的少年維特,沒什麼煩惱也要弄個生死課題來讓自己煩惱。現在的自己看著這段文字忍不住笑了,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生活早就繁雜到來不及想這些虛無的問題,我們認真的每天上班,想著十年後或是二十年後生活的模樣,煩惱著要跳槽薪水會不會變高,思量著出國深造後回來的人生;對於生活,我們或許是進化到不需思考其中的意義,還是退化到沒有時間精力思考真正的人生?



也許我該慶幸有電影和書,偶而在某個時刻勾起了反視自己人生的情懷,我總假借它們憂愁感性一番,假裝自己還有資格做個少年維特。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indiafish 的頭像
indiafish

在小魚會吹泡泡的星球裡。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