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是大家都循著這個路線走著,一個關卡接著一個關卡的邁進。
漸漸的,我還留在這裡。慢慢的,他們擁有了各式各樣新人生的煩惱。但,我心上越來越不CARE這些,甚至沒有很想加入這一連串的闖關。 

前幾年,聽到朋友要結婚生小孩的消息總是讓人心情複雜,照例性的會沉浸在「看看別人,想想自己」狀態一陣子,跟幾個仍然單身的朋友互相安慰自我解嘲,駝鳥式的再度以「晚婚的路上妳和我」相互鼓勵作結。

這樣的週期在過去不斷循環著,但不知為何,在這趟捷克旅行中,想著即將要結婚的朋友,內心卻少了這樣的低落週期情結。總覺得人生想做的事情還很多,想去的地方更多,心裡越來越不願意被什麼牽掛絆住,也不情願就這樣停留在一個地方等待,看來,我似乎漸漸就這樣朝著波希米亞式的單身生活邁進。

生病的這幾天有認真想過將來的計畫,卻想不出什麼所以然,暫時真的只想到處流浪到處工作,在很多不一樣的地方待著。我也不知道這樣的想法是怎麼迸發出來的,雖說心房的另一邊空了很多年,但這些時日來,在屬於自己的心房裡填上越來越多東西,整顆心似乎是越來越飽滿堅強到可以抵擋偶而的空虛,於是,也就漸漸的無法容下另一個人佔據了。

我想,在感情上我變自私了,無法想像毫無保留付出情感的自己。唉,小時候的那股天真愛人的模樣,怎麼現在都想不起來了呢? 現在只想一個勁的對自己好了。

我想,LEBO,晚年的我就剩下你了,如果你能跟媽媽一起流浪,那有多好呢?

 

創作者介紹

在小魚會吹泡泡的星球裡。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