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All about the journeys (2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b.jpg

Cheers to Girls。
雖然我們已經過了女孩的年紀,
但,還是想向藏在我們內心的女孩們敬一杯。

很久以前,
我們曾經愛大海,愛啤酒,愛悠哉。
曾經女孩,曾經愛著男孩們。

2009,
我們依然愛大海,愛啤酒,愛悠哉。
依然女孩,依然愛人有問題。

但所幸,我們依然偶而相伴。
收拾起行囊,一起從事這場小小的都市潛逃。

2009,春季的末端,
敬大海,敬天空,敬內心還是女孩的我們。

下次,都市潛逃記要上演到哪個地方呢?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R001-037.JPG

上次見到海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呢?
那該是去年十二月中意外的一次香港轉機行吧?
跟著朋友的朋友去了一趟赤柱,
慢慢的走著聊天著,休閒並且充斥著吃喝的一個午后。

在一群嬉鬧人群的北海岸小遊中,我想起那個午后。

上次真正碰到海水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呢?
那該是去年六月間一場長途跋涉的喀麥隆行吧?
搭了八個小時的夜車,長長的一覺醒來,
阿諾說他從沒來過這個自己國家的度假勝地,
興奮的帶我們進入當地高級俱樂部的灘邊,
看著非洲的海灘,海水一樣的冰涼鹹膩,
那是屬於阿諾家鄉的海洋,也是連著我家鄉的海洋,
頓時感覺好近,卻又好遙遠。

在踏著冰涼北海岸的海水時,我想起了當那時的種種。

我總在一群人的小小出遊裡,望著某些景象,出神的從事著另外一次旅行。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喀麥隆經歷見識過非洲人熱情如火的露骨告白後,我以為回到了歐洲大陸就不會有這類的事情發生,沒想到就在回台灣前夕,我在阿姆斯特丹又活活上演了一次番外篇。

番外篇  it's the moment.

故事發生在十一月的一個傍晚,阿姆斯特丹已經是天黑時分,我正獨自準備走回朋友的住處,大概還有十五分鐘多的路程中,突然有個黑人騎腳踏車從我旁邊經過,但後來他越騎越慢,不時回頭看我...我當時心想,現在天黑了,我看起來又像觀光客,這不會是想要...搶劫?! 當時的我下意識的抓緊我的包包,觀察附近周圍,斜前方有個咖啡店,大概100公尺後有個十分熱鬧的十字路口,現在路上人來人往,他應該不會這麼大膽吧?不行,老娘不能面露慌張,要從容不迫的繼續往人多的地方走。沒想到,這時那位黑人已經在我斜前方停下腳踏車,對我說了聲Hi...

( 本人內心os:「他想幹麻?!天呀,我要鎮定,不能被識破我很緊張。」)

於是,我假裝跟他微笑示意,馬上繼續向前走去。

疑似搶匪
:
「Hello, young lady, don't go. I just want to talk with you...」


本人速度些微調快向前走去。疑似搶匪繼續追上。
我走他追似乎上演了幾分鐘,就這樣快到了十字路口,我停了下來等紅燈。

疑似搶匪
:「小姐,妳走的好快,我都來不及跟你自我介紹。我叫...」
本人
:「對不起,我正要走去我朋友家...」
( 內心os:「有搶匪會自我介紹嗎?可能不是搶匪,但應該是詐騙集團。」)

 


疑似金光黨
:「你從哪裡來的,來阿姆斯特丹玩嗎?
本人:
「我從台灣來的,你呢?
疑似金光黨
:「我是迦納人,不過我現在住在阿姆斯特丹。
本人:
「喔,迦納呀...」
( 內心os:「天呀,我來這兒還會碰到迦納人,難道我命中有非洲魂嗎?」)

 


這時十字路口變綠燈了,我跟他說了聲再見,沒想到他繼續追向前來說,
迦納人:「讓我再陪你走一段吧,我真的很想跟你聊天。
本人
:「但我朋友家就要到了...
迦納人:「沒關係,....

於是,這位迦納人真的開始跟我瞎扯,我印象中接下來五分鐘的路程大概都在講他喜歡慢跑的心情吧?為什麼要講述他喜歡慢跑這件事情呢?至今我也不是太明白,不過聊天的過程讓我覺得,也許他真的不是搶匪或金光黨,就這樣,我們走到了下一個十字路口...

本人
:「我該在這邊轉彎了,沒想到你會想要騎車騎到一半停下來跟我聊天,...
這時我被迦納人打斷了這句話,從他口中緩緩的說出了...

Because I know, it's the moment.

迦納人繼續
:當我騎腳踏車經過妳身旁的時候,我就知道我應該停下來跟你認識,因為我不停下來,我就錯過了我生命中一件美好的事情&#%$&%...」

本人
:「......」( 內心os:「......果然,他是迦納人,血淋淋的告白又來了...」 )

迦納人
:所以,等妳回英國的時候,我可以打電話給妳嗎?」

本人:「啊?」( 內心os:「這是傳說中的要電話嗎?」)

但峱種如我,最後我不負責任地給了一支電話,而且就在我回英國沒多久,迦納人真的打了這支電話,但我並沒有回過電話。親愛的迦納人,不管你真心與否,我只能說I am sorry, it isn't the moment for me...

以上,就是我的莫名奇妙血淋淋之露骨搭訕告白部曲。抱歉,在我俏皮逗趣的世界裡,浪漫的傑西不在這兒,只有最原始的非洲式告白,難道,這會一直是我的宿命? ( 唉,我好擔心。)




完。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或許,很多人會覺得之前的第一部曲過於小兒科,仔細想想,我也自承這不過是一次莫名奇妙的無聊電話搭訕而已。因此,我就這樣毫無任何戒心的踏上非洲喀麥隆,沒想到很快的,二部曲就這樣上演了。

之二 Would you like to be my queen?

話說在喀麥隆某次走在街頭的時候,和當地的地陪聊到亞洲和非洲的男女婚姻關係,地陪小弟( 22歲 )跟我們說,他有聽說亞洲很多國家的男人都很沙文主義,只要一結婚就把老婆當成奴隸一樣,他很不喜歡這種男尊女卑的婚姻關係。我說,那非洲呢? 在你們國家真的可以一夫多妻嗎? 沒想到,這時地陪小弟開始跟我陳述他的男女婚姻觀念起來...

小弟:嗯,在喀麥隆一夫多妻是合法的,但要第一任的老婆贊同才行...

本人
:喔...那如果你第一任老婆說ok,你會想要再娶一個老婆嗎?

小弟
:「我是絕對不會的。基本上,我只要娶了老婆之後,我一定會很疼她,把她當成我王國裡唯一的女王...

本人
:「哇...這樣當妳老婆一定很幸福...

小弟
:「我有自信一定可以給我將來的老婆幸福,所以,Fish妳願意當我的王后嗎?

本人
:「......」( 內心murmur:沒想到一來非洲喀麥隆,就可以當成非洲小王妃,這一切,好不真實...)

小弟:Fish,我是認真的,妳願意當我王國裡的王后嗎?

本人
:
......」

就這樣,我在喀麥隆獲得了第一個露骨告白,沒想到接下來晚上在旅館,我請旅館人員上樓幫我們處理門鎖問題時,
又迅速上演了第三部曲。

之三 
Would you marry me?

就在從櫃檯走到我們房間的同時,這位熱情的旅館大叔跟我隨意聊天這幾天在喀麥隆遊覽的心情,本人當然不以為意的跟他閒聊,對話就這樣展開了。

大叔
:「喜歡喀麥隆嗎?

本人
:「嗯,這裡不錯呀。


大叔
:「會想再來喀麥隆嗎?

本人
:「嗯,可能吧
?

大叔:「那有想要留在喀麥隆嗎?

本人
:「呵呵,也許
?我不知道哩...」

大叔:「妳知道要留在喀麥隆就要嫁給喀麥隆人嗎?

本人:「喔喔?真的嗎?」(什麼?扯到這裡來? )

大叔
:「所以,你必須要嫁給一個喀麥隆人才能留下來喔。

本人:「嗯嗯,但沒有喀麥隆人要娶我,所以我不可能留下來了吧?呵呵...

大叔
:「妳意思是說,如果現在有個喀麥隆人跟妳求婚,你就願意留下來了嗎?

本人:「啊?」( 來不及思考這個問題)

大叔:「如果我現在向你求婚,妳願意為了我留下來嗎?

本人
:「啊
?你一定是在開玩笑的吧?」(你在開玩笑吧?

大叔
:「不,我是認真的。

本人
:「啊
?」(這位大叔,別搞笑了...)

大叔:妳願意嫁給我嗎?

於是,這位大叔真的作勢要跪下來了,而且是最經典的那種單腳跪下的動作,弄得我亂尷尬一把,一直叫他起來,打馬虎眼說,我考慮一下隔天再給他答案。沒想到,我這輩子第一次聽到的
「妳願意嫁給我嗎?」是在這樣的狀態下,實不相瞞,我十分害怕擔憂,這將會是我這輩子聽到這句台詞的唯一一次,天呀,難道就這樣浪費掉了嗎?

就這樣,我的莫名奇妙血淋淋之搭訕告白三部曲就這樣在非洲大陸上演完畢,但我完全沒想到,在幾個月後的阿姆斯特丹行,竟然來了個番外篇。

待續。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剛從英國回來沒多久,朋友談話間最常被問到我的是「在英國有沒有艷遇呀?」。我只能說,對不起,讓大家失望了。畢竟,本人並非國色天香,身材又矮又小,擺在歐洲大陸裡,多半的人也只覺得我是個小鬼。所以很遺憾地,Before Sunset & Before Sunrise這種戲碼沒有幸運的降臨在我身上,現實生活中並沒有傑西這個人。

然而,天生宿命使然,俏皮逗趣如我,在短短的一年多內,我倒是經歷了幾次十分露骨荒謬的搭訕告白,由於內容方式直接大方到過於露骨,因此,我簡稱為莫名奇妙血淋淋之露骨搭訕告白三部曲。我想,時間就追溯到我決定跟朋友前往非洲2008年五月,從買機票的第一通電話,就讓我見識了非洲大陸熱情如火之露骨大告白。

之一  You should come to Nigeria.

話說今年五月我為了喀麥隆之行,準備開始打電話到英國旅行社購買機票開始,就在第一通電話裡就遇到了莫名奇妙的搭訕


本人 「你好,我想要詢問去喀麥隆的機票。請問你們的價錢會是?
對方
「你要去哪裡?喀麥隆?為什麼你要去喀麥隆?
本人
「啊?因為我想要去喀麥隆呀 ( 有需要問為什麼嗎? )
對方
「非洲有很多美麗的國家,為什麼只想要去喀麥隆呢?
本人
「因為我朋友是喀麥隆人,所以我們要去喀麥隆呀( 問這麼多是要幹麻? )
對方
「但為什麼是喀麥隆呢?你知道嗎?喀麥隆就在奈及利亞的隔壁,你應該來奈及利亞才對呀
本人
「為什麼我要去奈及利亞?我現在只想要去喀麥隆( 為什麼...)
對方
「因為我是奈及利亞人呀
本人
「所以,我就應該去奈及利亞?( 什麼跟什麼...)
奈及利亞人
( 現在知道他是奈及利亞人了...) 「對呀,你應該去我的國家看看,那兒比喀麥隆好上一百倍
本人
「但我沒有朋友在奈及利亞,而且,我現在只想要去喀麥隆。」( 快告訴我機票多少錢就好了...)
奈及利亞人
「那你就更應該去奈及利亞了,因為,你現在有我這個朋友了
本人
「但你又不在奈及利亞,而且我不認識你( 快點,不要浪費我的電話錢...)
奈及利亞人
「你怎麼會不認識我,我叫而且,我可以跟你一起去奈及利亞呀
本人
「...下次吧,我要先去喀麥隆,請告訴我你們最便宜的機票價錢好嗎?( 這是怎樣,你喝醉了嗎? )
奈及利亞人「好吧,我來幫你查查,現在有幾個選擇,但不是最便宜的,我可以幫你查到更便宜的,明天方便再打電話跟妳說嗎?( 什麼,搞半天你還沒有開始幫我查... )

結果這位仁兄真的隔天打電話告訴我了更便宜的機票價格,在電話中仍然不斷邀約我前往奈及利亞,還問我星期五晚上要幹麻,要不要去喝一杯,前後打了三四通電話給我,我雖然嗜愛喝酒,但只能推說,我是保守不會喝酒的亞洲女性。

於是,在趟上非洲大陸前,我先行感受了一次莫名奇妙的電話搭訕,而且那陣子我真的跟奈及利亞有莫名奇妙的緣分,連室友的奈及利亞同學都愛跟我講電話。


待續。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58350011.JPG 也許,所有熱愛旅行的人天生就註定是個多情種,他們不斷地在這個星球四處旅行著,經過一座座大城小鎮,輕易地和一座城市相戀,又瀟灑地與它們道別。在偌大的星球裡,旅人們不停地來去,每個駐足過的城市都成了他們的小情人。旅人和城市們彼此沒有留下任何承諾,也不知道何時會再相逢,但它們似乎心裡都明白,在短暫相遇的時間裡,已在記憶留下一些永恆的美好。

任何浪漫的愛戀故事都說不出當初墜入情網的確切原因,就像旅人們說不出自己如何愛上一座城市。是某段在陽光沐浴下的午后都市漫遊
? 是某次在小餐館不經意品嘗到的美味佳餚? 還是被某個靜靜豎立在眼前的古老文明建築震攝住了呢? 旅人們心裡整理不出個標準答案,只知道,自己確實是和那座城市相戀了。

那麼,我確實是知道自己愛上了阿姆斯特丹,那座充滿單車和運河的小城市。在短暫的四天後,坐在慢慢駛離阿姆斯特丹的火車,我努力的開始回想起自己和阿姆斯特丹的絲絲軌跡




58350024.JPG

Amsterdam
,一條條藍色緞帶串起的小城市


當飛機快要降落在阿姆斯特丹國際機場時,仔細往窗外一望,發現Amsterdam真的是個被河流圍繞的城市,不同於快降落在英國的景緻,總是穿插著一塊塊的田園,在這裡取而代之的是一條條藍色緞帶,時而點綴個藍色小蝴蝶結串起的小城市,大大小小的運河就這樣穿梭在市區之中,整座城市以一條條環狀的運河為主體,成棋盤式的散發出去,而在每條運河的沿岸,豎立著一間間可愛的窄版運河屋。




58350015.JPG
I bike, therefore I am sterdam

正當每個蒞臨這座城市的遊客都執著於尋找鬱金香和木屐時,在這座城市最先引起我注意的卻不是這兩樣東西,而是絡繹不絕的腳踏車們。它們穿梭在運河屋旁的小道,橫越過每一座大橋小橋,不管在白天或是夜晚,用著喀達喀達的車輪滾動聲包圍起這座城市。毫無疑問的,腳踏車是全阿姆斯特丹市民的必備品,也因此衍生出因應各種需求的腳踏車,其中最讓我覺得可愛的是這種菜籃推車式腳踏車,爸爸媽媽都喜歡把小孩子放在車籃裡,帶著小鬼們到處走,這真的是很絕妙的一種腳踏車,而且聽說還價格不菲哩...

運河屋,隨處可見的bike,揭開了我和阿姆斯特丹的首次相遇。

( 待續  )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Cameroon的九天照片出來了( 在我的相本裡目前只放上我自己拍的 )。
其餘同行人拍的相片會陸陸續續爭酌放在blog文章裡。
意者請點本人的Flicker

其實這次拍不多相片。
一方面是因為在那邊的人對拍照很反感,
到目前為止我仍在推測其真正的原因所在;
另一方面,不喜歡在那邊太常拿起相機的原因我很難明述,
我可能永遠無法像紀錄片工作者,或是像記者般心靈強健,
每當拿起相機接近一些真實生活的同時,
我總覺得自己突然像狙擊手般,
用著我的相機瘋狂的掃射著他們的生活。

文明人總以為攝影機可以記錄真實,
但卻也忘了鏡頭外的真實,
用著自己的視角從事一場強暴性的紀錄。

在喀麥隆,每每我拿起相機,心上總想起這些。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從Cameroon回來了,結束短短在非洲大陸的九天,直到降落在英國的那刻,都還覺得這一切都很不真實,很難三言兩語整理出這一路的點點滴滴。

這絕對不是一段舒適享受的旅行,卻也是一場難忘深刻的探索。

常有人問我說,為什麼想要去這些地方呢? 我只能回答,我就是想要親身去見識這個世界,也許當不成革命家,但我用著旅行當作自己阿Q式革命意味的遊耍,經歷著一次次的追尋和流浪。

這些天,腦中不斷回想起切˙格瓦拉在摩托車日記中讓我很喜歡的一段話

我們都發現我們的使命,我們真正的使命,就是永無止境地徘徊在全世界各地的公路和水路上,我們永遠是好奇的,我們永遠要調查自己視線佇足之處,角角落落裡都要嗅個不停,但是我們也永遠是抽離的,不會在任何地方紮下根來,不會讓自己逗留的時間長得足以發現底層的事物,表象就夠了。」

在兩次的摩托車之旅中,切˙格瓦拉激發出了他內在的革命情懷。而在我短短的九天Cameroon之旅呢?
我只能說,總有些不一樣了,哪裡不一樣了
?我也說不上來
不變的是,我仍努力的想要整理出我眼中的小視界讓更多人知道。
這是在巨大強權媒體羽翼的遮蓋下,我唯一能燃起的一點小光亮。

(
總覺得沉潛在我骨子裡浪漫性格總在這種時候迸發,我總天真浪漫的認為可以做些改變,希望能讓這世界更美好。瞧,這不也跟傻呆呆的選美佳麗說的一樣?在這點,我總是過度天真浪漫,不過目前仍然不想改。)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千呼萬喚喀麥隆簽證和我的預防針注射小黃本 )

是的,我要去非洲了。

因為一些很奇妙的緣分,我有機會認識了在Kingston Uni Film making課的一幫人,也因此有了機會跟著他們去非洲的喀麥隆(註1)拍片( 雖然我只是個湊熱鬧,沒有參與拍片的跟屁蟲 )Whatever, I am going to Africa!!!經過一連串複雜的準備和申請( 訂機票,打預防針,申請簽證 ),過程發生了不少奇妙的事情( 諸如被奈及利亞訂票人員電話搭訕之類的,還有哀傷的機票事件等這大概又是另外一章故事了。) 總之,在我還沒有寫完復活節開心愉快的捷克遊記,總想先記下想要跟去喀麥隆的初衷。

對於非洲你的第一印象是什麼呢
?來自CameroonZIGY跟我聊天時希望我誠實的告訴他。拋開我自小以來莫名的JUNGLE FEVER(註2)外,我想,我腦海所有關於非洲的資訊都是從一般的大眾媒體,和少數幾部非洲電影,例如最後的蘇格蘭王盧安達飯店血鑽石烏干達天空下等。這些所呈現出來的非洲,大概都脫離不了飢餓,貧窮,疾病,還有內戰殘殺。根據這些負面的形象,我看到的是一個仍然脫離不了西方世界掌控的非洲世界,在非洲多數的執政者,不顧多數平民的利益,為了自身的權益跟西方世界掛勾,導致整個非洲雖然土地天然資源豐富,卻沒有辦法讓身在那片土地的他們享有。

而隨著各式大眾媒體的報導,讓許多人對非洲有了我上述的既定印象,所有的形象都是很負面的,但我不想成為一個被大眾媒體左右的觀眾,我總希望有天能用自己的雙眼證實這塊土地,於是,這也就成為了我想去卡麥隆的初衷


以上這段是我用英文回答
ZIGY的答案,當我答完,Zigy用很熱切的雙 眼看著我,帶著非洲腔的英文對我說,Fabulous! Fabulous! I am so glad to know you, Fish. That's what I think in my mind. I want tell people all over the world about my country with my point of view.這該是我來這邊後幾次讓我很感動的英文對話。


跟著
Zigy談話的同時,彷彿自己身邊有個小星球在運轉,屬於我自己眼睛看到的小視界就這樣慢慢成形中。如果有這麼點機會,我想告訴所有認識的或不認識的你們,關於我小視界的點點滴滴。


總有些機會,我們能有不同的角度看這世界;總有些可能,我們能聽到一些不同的聲音,來自那些未曾擁有國際大舞台發聲的人們;總有些希望,我們能傳唱一些彼此的音旋。

1 :喀麥隆在哪裡? Wikipedia告訴你喀麥隆在哪兒
2 : JUNGLE FEVER意指特別喜好黑人的白人或黃種人,我的黑人室友如是說。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消逝的紅色世界,殘存在小小的共產博物館裡。

我對共產紅色世界的了解十分有限,小時候只被教育著民主社會之自由開放美好,對於共產主義的解釋多半是負面的辭彙。長大後,透過電影看到了一些早期的共產世界生活,有機會讀到了一些書,似乎有多了解了一些,但卻從沒真正拜訪過經歷過共產社會的國度。某種程度,我抱著一絲絲期待看到共產痕跡的心情前往捷克,然而踏上捷克的國土卻發現,這一切改變的太快,許許多多全球廠牌迅速的進駐布拉格,走進布拉格城區裡面的Shopping Mall其實就跟走進台北101沒有什麼兩樣,到處都有的麥當勞和星巴克,不著痕跡的漸漸消融每個地方特色,這真的是全球化最讓我詬病的地方,但又不得承認這已是不可能阻擋的潮流。

不過,我還是去拜訪了小而美的共產博物館。裡面有當時每個家裡面小小的造鐵工作室,還有當時小學的課本和服裝和印象中絕對少不了的政令宣導海報,雖然看不懂捷克文,但看著海報裡面似曾相識的手勢和排版,搭配上當時的時代背景( 還有一張是韓戰時期支持北韓的政令文宣海報 ),雖然時空背景早已不再,但卻好像開啟了以前歷史課本裡始終被隱藏的扉頁,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踏入當時的諜報系統收藏,一間還原當時情況的訊問室,高掛著史達林的肖像,卻讓我想到台灣的白色恐怖,消失在西門町的警備總部。在那個冷戰時期,到底人類們是怎麼了呢?讓多少人假借著安定社會之名,私底下卻實行肅清異己之實呢?

Ps.最後在共產博物館裡看了介紹捷克布拉格之春」和「絲絨革命」的過程,沒想到影片中還著墨了不少在「宇宙塑膠人」的影響,讓我小小的興奮了一下,忍不住心想:「我竟然有跟這些人一起在台北排隊過呢!!!」自以為是的跟他們又接近了一點,很無聊的Fans心態。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遇見的每個也在旅行的旅人們。

相較於之前的幾次旅行,這次遇見了很多同樣在旅行的旅人,增添了不少有趣的事情,每個旅人,為這次的旅程留下許多特殊精采的故事。


◇EIKO and MIKI, remember the boarding time!!!

光從第一天半夜出發到機場的路上,就先讓我們遇上兩個天兵的旅人,這兩位學校的日本同學中午就出發去機場,沒想到完成了一切安檢登機手續,就在最後一刻上飛機前,在免稅商店裡的餐廳吃飯吃的太開心,完全忘記登機時間,只能眼睜睜看著飛機起飛的兩位天兵日本同學,為這趟的旅行開啟了序幕。

 


◇Bar Bar Bar, every night!!!

由於這次旅行住的Hostel都有附設Bar,每晚在Bar休息喝著啤酒,讓我們認識了許多來自不同地方的朋友,有時在Bar喝著東西,也偷偷觀察著這些年輕的男女們怎麼互相搭訕認識,我想,Bar真的可以反映出很多歐美生活百態,說不定每天在Bar 泡著,也可以寫出一本不錯的社會學研究才對。雖然,我沒有成就出什麼絕佳的Bar裡人生百態,但意外了認識了美國來的ALLEN,再因為他認識了一群瘋狂的英國BA學生,湊熱鬧的跑去體會了布拉格的Club,但我想我一輩子都不會喜歡上Club,我還是比較適合安靜低調的聽現場表演就好了。

◇Nice to meet you, Chole!!

最後兩天遇上的美加情侶檔更是令人開心,沒想到在捷克竟然讓我遇到了同樣在英國唸MA動畫的Chole,兩個人聊了很多動畫和喜歡的電影,相約著去看對方的畢業展,聊著喜歡的捷克動畫,真的十分開心能和這些旅人們在同個時空下旅行,聊天聊著,讓我覺得世界又小卻又這麼寬廣著,還有多少地方沒去過呢?還有多少人沒有讓我遇上呢?因為遇見了這些人們延伸出太多難忘的旅行故事,滿載著我的心思,遲遲退之不去。

 

PS.這其中也是有令人睜目結舌的日本自助旅人。讓我有了一次Hostel半夜驚魂記,但寫的永遠都不比說的生動,改天有空再說吧。

然而,很高興這一路上能遇見你們這些也在旅行的旅人們,因為你們,讓我們在捷克的這十天變得如此特別。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轉來轉去搭著長途客運旅行著

在從Chesky Krumlov回程的時候,我們意外的經歷了一場轉來轉去搭車記。因為適逢週末,所以本來預計要搭的客運沒有辦法載我們直達回布拉格,中途我們在一個不知名的南方小城下車,又迅速轉搭上一台前往布拉格的客運。而這轉換的途中,也讓我們意外的搭上兩種不同等級的客運,從擁有像飛機上一樣耳機配備的客運瞬間跳回80年代的國光號,沒有空調,一樣暗紅色的雙人相連座位,加上聽不懂英文略顯不耐的嬉皮長髮司機,就讓我們一路奔馳到布拉格去吧。
(
由於迅速換上這班意外撞見前往布拉格的客運,讓我們沒時間去補上段車程的票,意外的坐了一段霸王車。對不起,我們不是故意的。)

我們每天用雙腳旅行著

相較於徜徉在自然美景中,漫步旅行在城市裡更吸引著我,雖然我永遠都適應不了過於擁擠的人群,卻說不出原因的著迷上城市裡每一樣人們生活過的痕跡,這些痕跡若隱若現在城市的每個角落裡,以不同的面貌讓每個旅人驚艷著。

無疑的,散步在捷克是件極度享受的事情,少了現代都市高聳參天雜亂的天際線,我們造訪的兩個市鎮中心以大大小小紅色尖頭的屋頂勾勒出一條童話般的天空。第一天造訪入夜的Chesky Krumlov,讓我們驚艷不已,就像翻開一本童話故事書,直接走進頁面裡的城堡之中。這小鎮十分的玲瓏,卻讓我們悠悠哉哉散步了將近兩天,一間間小鎮裡面精巧可愛的小店,樸實卻又不失特色的小小招牌,不小心路過的藝廊都成了在這小鎮散步精妙的駐足。多數的時候,小鎮是安靜的,除了有時突然冒出一個個觀光團在主要街道景點Shopping拍照。在細細飄雪的天氣裡,耳邊環繞著川流不息的溪流聲,我想,這小鎮的人安靜含蓄的迎接著一個個慕名而來的外來遊客,小心翼翼的不讓這個童話仙境蒙受過多觀光盛名之累。

而走在布拉格的舊城區,又是另外一番滋味。或許是恰逢復活節假期,第一天在布拉格我們遇上了為數相當可觀的觀光人潮,所有的人群並肩雜沓在查理大橋,在往城堡的路上,在舊城區一間間的紀念品小店鋪中。雖然一棟棟的建築仍讓不曾見過太多歐洲建築的我充滿新奇感,但在裡面走著走著卻讓我有種踏入布拉格遊樂園的感覺。所有在園內走的都是遊客,這一切似乎像是我們從火藥塔買了門票進場,準備過橋進入最高點的城堡,遊樂園裡面漂亮多彩,卻找不到什麼真實生活的痕跡,只有布拉格遊樂園為我們這些遠道而來的遊客獻上一幕幕美麗動人的風景,呈上一道道園內特製的當地美食,排出一樣樣園內精選的紀念品任您購買。然而,這種誤闖入布拉格遊樂園的心情,隨著我們擴大範圍增長的步行距離慢慢消散,尤其在踏上他們日常生活使用的交通工具之後。

 旅行到每條電車線上的終點站

旅行的面貌有很多種,多數人常依循著旅遊書上精心為你勾勒出的景點玩著連連看的旅行,我也不例外。但因為本人對電車莫名的偏執喜好,我在布拉格選擇了一天,漫無目的坐上每班電車到各條線的終點站瞧瞧。在布拉格有很多條電車線,雖然不像東京市區內的荒川線會真的穿越很多民宅人家,但坐在電車內看著四周變換的建築物,就像是走出了布拉格舊城區遊樂園。布拉格市中心跟市郊的景色真的差距很多,市中心是一棟棟令觀光客神往的美麗建築,真正漸漸駛出舊城區,就會看到很多像是台灣七八零年代大量建築的國宅,每個單位看來工整小小的,一棟棟樹立在布拉格的最外圍,看似整齊乏味下卻又用色大膽的漆上粉藍,橘紅,淡黃甚至粉紅色的共產公寓,公寓外不時散落著各式的塗鴉,成了布拉格市郊令我印象深刻的地方。而坐在電車上會碰到真的從超市購物回來的婦人;會遇上下班回家的上班族;會看到嚼著口香糖還拎著小提琴下課的小學生;會見到穿著破破牛仔褲背著大把吉他感覺要去zizikov區表演的樂手。雖然多數時候的他們是安靜的,時而交談著我聽不懂的捷克文,偶而有點不好意思的偷望著我這個外來客,但我喜歡安靜的待在電車的一角,自以為是的佯裝社會學觀察者,偷偷看著他們身上的東西,沒有根據地分析歸納著可能是他們生活的痕跡,胡亂替每個遇見的乘客編造出下車後的故事。

而就是這些大大小小的行走,一步步為我踏完了這十天的捷克。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因為沒有任意門,所以我們花時間旅行,用各式各樣的交通工具旅行著。

因為無法像大雄般幸運的擁有任意門,所以,我們花很多時間旅行,用各式各樣的交通工具旅行著。雖然舟車勞頓之苦總讓人難耐,但似乎也就是因為這其中過程之辛苦,才突顯襯托出每個目的地之美好可貴,而移動沿途中,無意撞上的各式人事物,更讓每位旅人的行走變成一次次名符其實的「旅行」。

我們搭乘噴射機旅行著。

這次的旅行,從夜宿在London Stansted Airport開始。由於貪求便宜機票的緣故,所以我們必須夜宿在機場等待隔天早上五點多的check in。半夜裡,機場到處都是躺在地上睡覺的旅人們,各式姿勢都有。這段期間,沒有什麼班機起飛,少數幾部班機抵達,沒有平日機場裡絡繹不絕的行李滾輪聲,只有幾間24小時商店開著,零星幾個旅人聊天喝咖啡的聲音,機場是安靜的,卻含著一股蓄勢待發的氣息,等到凌晨三點,櫃檯開放了,行李拖車聲也被啟動了,所有的旅人們,歸人們,就這樣出發吧。Let us take the jet to Czech!

其實,所有交通工具裡面,我最討厭坐飛機。但似乎也只有坐飛機才讓人有深刻感受到自己即將旅行到他方,尤其是在通過漫長的海關,或是經過一長串的行李安全檢查,亦或是等待自己的行李從一圈圈橢圓長龍中出現的這些時刻裡,每趟搭乘飛機行程伴隨的這些步驟,才讓整個旅行有了初步的真實感,特別是海關為你蓋上入境章的那刻起。

我們搭乘著嚴密監控的列車旅行著。

在捷克,所有的交通工具相較起英國,便宜了許多,雖然長途的火車不及英國的舒適,車站顯示月台和車班的面板還不是液晶螢幕,變換頁次的時候總是有趴搭趴搭的翻面聲,搭配著有別於英國的廣播提醒聲,意外有種復古的感覺。車廂內舊舊的,沒有空調座位,讓人有種台灣老式復興號的感覺,但車廂的顏色卻流露出濃厚的東歐共產暗紅色,擺設就像是會在電影「嚴密監控的列車」的景物。我們第一天買完票,就輕而易舉的進入月台和車廂內,當我尚在質疑捷克火車的驗票系統時,穿著制服帶著標準俄國風帽子的驗票年輕小姐出現了,在四個小時的車程中,大概看到了驗票人員出現了四五次,也真不愧是「嚴密監控的列車」。

而在這嚴密監控的列車中,每個人講著我們不懂的捷克語,廣播著我們似懂非懂的站名,窗外迅速變換著捷克鄉間的景色,車廂裡面沒有Before Sunrise的傑西,卻有個投宿在同樣Hostel的害羞東歐人,謝謝他,讓我們一出站可以順利找到投宿的HostelThank you, the shy stranger…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Why Czech?

提到歐洲這塊土地,多數的人會說到法國,奧地利薩或是瑞士,西班牙,亦或是義大利之類的,很少人會一開始就想到東歐捷克這個國家。不過,我想我是患了嚴重的捷克偏好症,自從在2001那年台北電影節看了多部捷克電影,就讓我深深上癮,尤其那年看了Rebelové( 台灣譯為『東城故事』,我想是跟『西城故事』那部電影相對而來的,畢竟都是歌舞劇 ),雖然整部電影結構模式很老套,但片中呈現出完全迥異於的Hollywood的風格讓人驚艷不已,而最後那一台台駛進捷克布拉格的蘇聯坦克,讓最後走出電影院的我低迴許久,當時的我,心想著那快樂炫目豐富的歌舞音樂下,捷克人到底引領的是什麼樣的生活呢?感覺總蒙上了這麼點淡淡的憂傷壓抑和無可奈何的自我解嘲在其中。

我開始對這個國家的很多事情很好奇。到底是什麼樣的地方,能夠孕育出寫出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 The Unbearable lightness of being )的米蘭昆德拉可以擁有一個詩人總統哈維爾;可以拍出這麼多好看感人的電影,又有很多驚人有創意的偶動畫;多年後又讓我知道,這個國度竟然可以有個唱垮共產政權的搖滾團體宇宙塑膠人。這個國家的很多種種,都讓我好奇又深深著迷,所以,等了好久,捷克,我終於來了。

 

Ps.其實很多捷克電影都是當年看的,有些片名記憶已不可考,不過特此google了一下當年看過的捷克電影和大師動畫。

 

1.      Rebelové『東城故事』導演Filip Renc(記得這部是當年開幕片之類的,我還剛好坐在當時還是馬市長的後面看這部電影,不過馬市長當年趕場,沒看完就先偷偷溜走了。

2.      The Apple Game『禁果遊戲』導演Vera Chytilova

3.      Divided We Fall『分道不揚鑣』導演Jan Hrebejk

4.      Cozy Dens『甜蜜的永遠』導演Jan Hrebejk

5.      Closely Watched Trains『嚴密監控的列車』 導演Jiri Menzel

6.      當年看了很多伊利唐卡Jiri Trnka的動畫

7.      另外對Jan Svankmajer這傢伙也是印象深刻

8.      The Firemen's Ball消防員的舞會 導演Milos Forman

9.      赫拉巴爾Bohumil Hrabal的幾本書也是我在台灣書架上有的

 

種種的原因,我真的有很深的捷克成癮症,This might be the answer to why Czech。不過之後的遊記跟這些一點關係都沒有,一路上各路人馬的驚奇太多,這才是旅行迷人之處吧。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結束了第一次在英國的長途旅行,一連七天。

雖然都還是身在所謂的
UNITED KINGDOM之內,但Scotland對我而言就像是England隔壁的另一個國度。相同的單位卻有著不一樣外表的錢幣;相同的語言卻有極度不同的口音。(Scotland的英文對我而言就像是另外一種歐洲語言,本次旅行經常會有聽著隔壁桌的兩個Scotland人說著聽說叫做英文的語言,但卻完全聽不懂。)
然而,有著強烈口音卻不失熱情好客天性的蘇格蘭人在這次旅行中帶給我們滿滿的溫暖。我想,下次挑個夏天去探訪蘇格蘭吧!

"我在蘇格蘭氣溫低"相簿已更新
http://www.pixnet.net/album/indiafish/13369707

本次有去
strathyrecanllenderEdinburghStirlingGlasgow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野台結束了,夏天也就打包了一半,乘著噴射機離去。

一些神秘的小儀式在那山頭進行,然後結束。 

跟手風琴國際歌說拜拜,轉身繼續去找鞋貓夫人。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相傳間在東方,在洞里薩湖的北岸,有一個被熱帶叢林湮沒的古老帝國。根據一些古老書籍的記載,民間總流傳著在這塊熱帶雨林中可能埋沒著一個美妙的古老文明,但隨著時間推移,人們逐漸遺忘,而讓吳哥文明逐漸變成所謂的「東方之謎」,直到一個叫做亨利˙穆奧的法國佬深入考古探險,終於他發現了這片被樹林土壤幾乎凐沒消失的大片遺跡,一座座的尖塔,一條條的石柱,甚至一個個雕刻獨特的四面佛像,吳哥文明才再度有緣重現在世人面前,成為現今世界的奇景之一。



        

        由於吳哥窟重新被世人發現的小小序曲,讓我對這個地方充滿了一種神秘的幻想。人們總說吳哥的美是那種會讓人神往陶醉的動人,所有的照片和電影都讓我覺得那片遺跡中會有什麼小小的神秘故事正要發生的感覺。然而真正到了吳哥窟後呢
?原諒我筆拙說不出什麼美麗動人的評語,看著那裡面精細的雕刻,還有一座座建得老高的塔,會讓你由不得驚訝讚嘆這些古人們的鬼斧神工,除了展現高度科技與藝術的結合外,讓我不由得疑惑的是,到底是怎樣的力量驅使他們可以動員如此龐大的資源,完成這一座座的建築?導遊說,我們看到的建築都是他們用來祭神用的,而非他們一般人的住所,當時的國王到底怎麼動員起來,而當時的人對神明信仰是如何的虔誠,或者應該是敬畏,驅使他們完成這些連現今都讓人驚嘆不已的建築。




        如果說泰姬馬哈陵是嘲笑貧窮人的愛情見證,那麼吳哥窟這一區的遺跡是什麼呢
?是國王用來展現他受人民敬畏景仰的炫燿品?踏上了小吳哥的塔上,安安靜靜的待了幾小時,我看著眼前一望無祭的平原,多年前它是怎樣的光景呢?多年前,當國王踏上了這座塔,靜靜的看著自己的領土子民們,他是否曾經偷偷在嘴角揚起任何一絲得意滿足的微笑呢?我在另一個地方對望著一座座高棉的微笑,我似乎看到了他的得意,不過國王的臉很慈祥,面貌氣宇非凡,一個個微笑直聳入天,「Yes, Cambodia, I see you smiling.」但,有時我會想到那微笑的背後,應該有很多小故事在這雄偉的遺跡之中,也許它早已湮滅在這微笑中,但我知道這裡不應該只有讚嘆和微笑。




        而多年後的這裡呢
?它的微笑吸引了來自全球各地的人們,包括我這個死觀光客在內,我們看著一張張美麗的照片,雄偉精雕細琢的建築,但請別忽略了後人在這片遺跡中留下很多無情的彈孔,無數場游擊戰在這裡展開,微笑背後,也許留待下篇,讓我說說這地方的小悲傷吧



(
其實這篇已經寫好很久了,但是一直忘記放上來 另外,這趟旅程我玩的很開心,只是想的事情比較沉重而已,大家不要因為我沉重的遊記誤會了,哈。)

 



 


 














-----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所謂落後․貧窮 

        在行前通知注意事項有這麼一條:「由於柬埔寨屬於開發中的落後國家,請盡量勿落單或施惠給乞討者,以免招致不必要的危險困擾」,讓我想起這次旅行前,跟一個客戶說要來吳哥窟時,他問我為什麼好好一個年假要去吳哥窟那種地方呢?不是很辛苦嗎?那時我沒有回答,其實如果有機會我想去世界的每一種地方看看,不管是進步發達的國家也好,或是這些所謂落後貧窮的國家,我都想去,旅行可以讓你發現一些以前從未有過的視野,也會讓你蒙發一些想法觀感,親身接觸這些人事物帶來的震撼遠比discovery頻道能給你的多,尤其去這些所謂落後的國家,回來時總會讓我若有所思很多事情。



       我常想,所謂的貧窮落後,應該是在比較下相對得來的一種結論。然而真正的比較標準是誰規定的呢?其實在印度時我就一直想著這個問題,這次旅行第一天,我們到了東南亞第一大淡水湖─洞里薩湖,這個湖雨季時可暴漲到七千五百平方公里,乾季時則縮小為三千多平方公里,由於它豐富的漁獲量,湖底肥沃的泥土,在多年前支持了吳哥王朝,也讓這湖面上衍生出了奇特的水上人家族群。這裡的水上人家很多就是靠著豐富的漁獲生活,甚至之前他們還過著以物易物的經濟模式,依傍著這個大湖生活著。但在全球的經濟標準而言,他們是落後貧窮的,他們的貨幣一文不值,也許他們認為很貴重的東西,在整體標準價值觀來看,一點都不值錢那如果他們這樣一直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呢?我胡思亂想的當兒,一個小女孩划著船闖入伸手向我們要東西,打破了我的過度美好幻想,當小女孩在跟我們要東西的那一刻不也意味著他們也接受了我們的體系?或是我們的闖入,讓他們也不得不加入這個體系?


 




to give or not? 

        在吳哥窟的各大觀光景點總是會有很多小孩,有時他們拿著當地流行的紀念品向你推銷,在觀光客大舉入侵這個地方後,他們開始會使用英文中文對你說:「一塊一塊(美金,這裡大部分交易是用美金)」,「Lady, buy some 」,這是他們幫忙維持家計的方法。也有些小朋友沒有賣東西,他們只是出沒在景點區看著你,不過有些小朋友會突然伸手跟你討東西。雖然我有準備,但在給與不給之間,我心裡總是多所掙扎,小朋友眼巴巴望著我的同時,我們語言不通,但我很想告訴他們,我可以用我現在的能力給你們糖果和鉛筆,我希望你吃了這些糖果甜甜的很開心,我期望你們可以用這些鉛筆去畫圖寫字,對於我有能力幫忙到你們的事情我不會吝惜,但你不該習慣這些觀光客來來去去略施的小惠,你們總有一天會長大,應該靠自己的力量去幫助自己。當然我知道小孩子多半很天真,單純的覺得有糖吃很開心,有筆拿很好,他們才沒我這個死大人這麼複雜,但我憂慮的覺得這會潛移默化,我不希望我那微薄到不行的小禮物,讓你們覺得如此理所當然。我更不屑一些觀光客叫小孩過來排排站拍張照,再給他們糖果甚至金錢(本人親眼目睹一位該死的韓國中年男子這樣幹,還自認為親切,真想在背後飛踢他),親愛的柬埔寨小孩們,希望有天你們可以感受到台灣阿姨的想法,雖然我們只是萍水相逢一場。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行前• 

「我要去吳哥窟了!」在匆忙決定要跟朋友去吳哥窟後,我開心的跟身邊的人炫燿著,但老實說我對這裡其實一點也不了解,臨行前迅速的在網路查了少許資料,大概知道要飛去哪裡,依稀記得一些歷史,耳聞當地均溫有將近40°C,還聽說去吳哥窟要爬上爬下於是,我帶著淺薄可憐的地理概念,半小時胡亂打包的簡便行李,坐上吳哥航空一路飛向柬埔寨的「暹粒機場」─這個目前距離吳哥窟遺址最近的國際機場 



艷陽
藍天•柬埔寨 

        從機艙步出暹粒機場,馬上可以感覺到高溫艷陽的柬埔寨,少了台灣空氣中不時夾雜的黏膩,空氣乾乾熱熱的。在柬埔寨的這五天裡,多半是這種高溫乾熱的天氣,隨便抬頭一望都是寬闊的大藍天,雲朵每天的姿態都不一樣,這裡的建築物不高,就連觀光飯店也大多只有三層樓,後來才知道是柬埔寨政府規定在這塊最接近小吳哥的地方,所有的建築物都不能高過小吳哥,而且屋頂都要蓋一樣的樣式,也因此在這裡隨手可得廣闊的藍天,儘管陽光刺眼,但這五天裡,我很喜歡看天空,貪心的想要把它們看個夠本,以彌補在台北每天只能看到夾縫中求生存的天空。這也難怪我回台灣第一天下車,看著霓虹燈肆虐的市政府站,眼前竟然會一陣頭昏,感覺身邊的所有建築車子都圍著我打轉,完全不能適應。而柬埔寨的高溫沒有我想像中的可怕,可能經過印度43°C的洗禮後,我蠻能適應高溫下的旅行,感覺神經暫時習慣在高熱的狀態下,導致我回來台灣這幾天總覺得台灣很涼,身邊的人都覺得天氣很熱,我倒覺得剛好( 我可能越來越適合非洲的天氣了 )。艷陽,藍天的柬埔寨都讓我很想念,尤其是一望無際的藍天。














-----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錯過了今年的南海創意市集,最近去了兩次CAMPO生活藝術狂歡節(相關網址http://campolive.blogspot.com/ ),其實這兩次的攤位品質不一,感覺第一次的攤位比較多樣豐富,不過兩次去都有新的一些發現。我很喜歡每個人帶著自己做的小袋子,或是小玩偶還有各式小商品出來賣,也許沒有很精緻,有些有點粗糙,但卻擁有一種獨一無二的感覺,看著創作者熱情洋溢的叫賣推銷他們的心血 ,覺得真可愛,而且其中不乏可愛的小商品,讓我愛不釋手。

        聽主辦人員說,以後每個月的第二個星期六都會在西門町電影公園舉辦這個活動,有興趣的人可以去看看,支持這種可愛的小小個人品牌吧
!

 


推薦幾個個人很喜歡的
blog: 

毛利&J www.wretch.cc/blog/worldzakka 

mimi www.wretch.cc/blog/MIMICAKE 

海蒂朵兒 www.wretch.cc/blog/heididoll














-----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