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706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很容易被一些滿腔熱血,極富正義感的理想主義言論打動,尤其是看到一些不顧自身利益,終身為其他人奔走請命的人。每每接觸到類似的文章,電影,音樂或是傳記我總感覺全身熱血沸騰,感動不已。我想,在這些人身上流動的熱情因子,深深的觸動我內心某個地區。



我是多麼的崇拜他們,更希望自己有天能跟他們一樣,用自己的力量為這世界做些什麼事情,用自己的熱情感動些其他人;實不相瞞,我腦子現在還有一絲美夢,希望有天我可以用我擅長的事情幹出點什麼事情。



我又是多麼的佩服他們,怎麼能夠有這些明確的判斷力,能夠有這種義無反顧的勇氣,在漫天龐雜險惡的大環境下洞悉出一條先路來呢?我總覺得我學習力不夠,知道的東西太少,想要承擔的世界又太大;實不相瞞,我卻總是因為對自己自信不足,個性過度三分鐘熱度,懊惱著自己什麼事情都成就不了。



高中的我遺憾著自己沒有跟上六十年代那個狂潮;大學的我遺憾著自己錯過了野百合;但在遺憾之中,我們經過了911,伊拉克戰爭,蘇丹達佛種族屠殺還有更多全球化下的衍生問題,台灣也面臨很多問題( 健忘的人們,請不要忘記「樂生」的事情還沒有完結,高捷弊案的外勞們…),我何嘗不是在這個大時代的洪流中呢?那有什麼是我們可以改變這世界的呢?我內心還是無可自拔的思考著這些。



我想,在這方面我是浪漫到無可救藥的傢伙。














-----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Jun 22 Fri 2007 05:44
  • PAUSE

 

暫時被按上PAUSE的生活,檯面下卻似乎有什麼事情該要發展,卻又不明朗。

PAUSE
鍵背後的曖昧不明,把生活套上了一個真空罩,站在這裡卻不屬於這裡的尷尬,看著前方卻又無法啟動的空虛。


唉,抽菸吸大麻好了。我承認,我在裝憂鬱。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It is too hard to do with the woman who has the symptom of Queen.She is going to drive me crazy.I can't stand any minute to get along with the woman.是的,我是個無法與皇后症患者相處的傢伙。



如果有人有治療皇后症的方法,請提供
我;或是有減輕皇后症病症的療法,請通知我;如果你夠厲害,能發明出皇后症疫苗,我願意不計代價跟你購買。在此之前,我只想知道如何能在皇后症患者身邊安然的生活,維持自己基本待人處世的理智,而不失控殺人。



我不是在開玩笑,這只是我在忍無可忍之際,唯一能想出安慰自己的說法。



皇后症:症狀多為自我認知過度以本身為中心,常有世界依她為中心運轉的幻覺;搭配強烈控制慾,過份熱愛掌控各式事情;情緒陰晴不定,無法控制導致多數行為失序,影響旁人生活卻不自覺。無理取鬧,不可理喻,陰晴不定,個性暴躁,過度自我多為皇后病患者之明顯症狀。














-----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十年前的一天夜裡,Jerry Maguire突然有感而發,真情流露寫了洋洋灑灑一大篇慷慨激昂,真情肺腑的工作MEMO,大膽對公司提出他良心的建言。而這份良心建言同時也引領他走向被FIRE的命運。而十年後的我,不知為何也在午夜夢迴的時候,突然有些工作心得浮上心頭,因此我也決定寫下一小篇同樣慷慨激昂,真情肺腑,甚至激進憤怒偏激的工作MEMO。而這份MEMO也可能引領我走至山窮水盡,露宿街頭的命運,但,我還是忍不住想說 



工作到現在,由於本人拙劣的畫技老是接些小鬼頭幼教的東西。雖然,我經常暗罵這些國家未來的棟樑,但請不要懷疑,在工作的同時,我內心還是存在一些良知,希望能給這些成長中的小幼苗們一些不一樣的東西,讓他們在盲目跟著芭樂芒果之類的姐姐哥哥們唱唱跳跳,亦或是在無知跟著老虎兔子天線之類的動物亂轉的同時,眼睛能看到一些不一樣的東西,添加她們一點想像的空間,我總希望我的一點小努力,可以給她們一些美妙而又驚奇的童年回憶,諸如長大後會說「我小時候超愛看這本書的,現在看還是很喜歡。」之類這種話,而不是長大後發現自己小時候被這些東西戕害,說出「幹,小時候超蠢的,老虎兔子天線說什麼我都相信,現在看覺得好糟。」 



總之,我深信一套書籍,或是一部卡通之類的這些東西對一個人日後的影響,影響可大可小,可深可遠( 天曉得會不會有人因為小時候愛上丁丁,長大後酷愛紫色 ),縱使我不了解教育學家的理論,也不是一個衛道人士,但我深信這些東西是種潛移默化。




也因此,能不能讓這些東西多點想像,多樣化一些? 



我說的想像是讓所有的故事情節再多樣化一點,不要再套用一樣的公式去講一樣的東西?(要教小朋友刷牙可以,能不能不要再是畫討厭刷牙的小熊因為不刷牙所以牙齒長蛀蟲,蛀蟲在牙齒上跑來跑去痛的小熊哇哇叫之類的。)
所謂的想像也可以是讓這些圖像不要這麼擬真,房子窗戶一定要長那些樣子,人物的輪廓永遠大同小異,圖畫好玩的地方應該是在對真實世界的觀察內化成內心的想像而來的,動畫也是因為可以讓不可能發生在真實人生的事情而讓人驚奇,讓不可能會動的東西活靈活現而讓人著迷,如果除去了這些元素,對我而言,等於是抽去了這些東西的靈魂,看著行屍走肉的圖像動來動去,要擬真的話,為什麼不拿攝影機去實拍算了呢?能不能不要剝奪動畫迷人的特點去想些好玩的企劃呢?讓身為一個底層的user,維持住基本的熱情。我是很認真的不想再畫這些很無趣沒有生命的東西,能給我一些東西重燃熱情嗎?



我很真誠的想讓這些小鬼有些不一樣的東西陪伴他們的童年,給他們多點想像的空間和可能性。唉,但是我知道妳們應該看不到。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如果有天我就這樣離去了,變成幽魂在天上飄,我想去看看我的葬禮。會有人因為我的離開而掉淚呢?這世界會因為我而有些許不一樣呢?截至目前為止,我想答案應該是一點改變也沒有,這世界會繼續運轉,人們會繼續過著他們的生活,大人努力賺錢、學生努力念書、小孩努力玩樂。這一切都不會改變,說不定根本就不會有我的葬禮,我不過是個卑微的個體。不過想想也沒什麼好哀傷的,人不過就是獨自來了這世界一遭,之後又走了;製造了一些記憶,然後又遺忘它們。啊,人生。



以上摘自我國中時期悶悶不樂的某篇日記。那個時候總是愛佯裝憂鬱的少年維特,沒什麼煩惱也要弄個生死課題來讓自己煩惱。現在的自己看著這段文字忍不住笑了,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生活早就繁雜到來不及想這些虛無的問題,我們認真的每天上班,想著十年後或是二十年後生活的模樣,煩惱著要跳槽薪水會不會變高,思量著出國深造後回來的人生;對於生活,我們或許是進化到不需思考其中的意義,還是退化到沒有時間精力思考真正的人生?



也許我該慶幸有電影和書,偶而在某個時刻勾起了反視自己人生的情懷,我總假借它們憂愁感性一番,假裝自己還有資格做個少年維特。














-----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