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6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想,我天生可能是條勞碌命。 

而且,是個很笨的濫好人。 

如果,天下也有濫好人卡的話, 

我想,我已經被很多客戶發過好幾張, 

也被很多朋友發過好多張。 

但是,濫好人決定,下次要學會說不。 

不然再這樣下去,好人都被搞成死人了.














-----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時年紀小,曾經很細心的收集過跟他去看的每一場電影票根,我們很愛看電影,一段時間累積下來是厚厚的一疊電影票。我曾經小心翼翼的把它們一張張黏起來,才發現綿密的長度竟然比我身高還高。

 



        那年,我曾經想要把它送給他,我天真的以為那是我喜歡他的點點滴滴。這份東西還沒交到他手上,換來的是一通殘酷的電話。後來,我靜靜的把那疊電影票燒掉了,這才發現,那綿密的長度也是我難分難解的痛苦。

 



        都是當時年紀小,現在,我害怕蒐集任何一樣讓將來難過的東西。也於是,成了現在的我。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是怎麼樣的一個月呢? 在圖書館前吃著豆花,邊大罵對面那棟樓的同時,這才發現原來今天我已經屆滿這份工作一個月了。回想起來,這一個月只能用莫名其妙來形容。於是,我決定我要遞出辭呈了。  


 


    事情的開始是這樣的。這份工作其實是經由乾麵同學轉介的,當初的我一心想要離開工作時間不正常的動畫行業,企圖做個沒壓力的公務員,每天準時上下班,然後開心優雅的下班做soho族,或是去上課,慢慢準備我的作品集和出國留學計畫。就在一直考慮的同時,乾麵介紹了我這份工作。

    但這份工作完全超出了我們的預期,業務隨著主管的反反覆覆,院內的重視程度,導致變成有多頭主管,但是沒有人可以給我正確的指示,真正這間辦公室也沒有好好規劃過他的業務範疇,也許我今天收到我要做A的指示,明天又收到我要做B的指示,接著我又收到我該回去做A的指示。事情大概的發展就是這樣,然後平常不管事的主管會突然冒出來,不了解狀況的指責你沒有做好事情。然後會罵一句說:「你能承擔這個責任嗎?如果真的做壞了你要怎麼辦?你能承擔得罪哈佛的責任嗎?」  



 


    所有的情況,大概就是這樣。如果我就這樣莫名其妙被拱去了哈佛,到頭來如果這個計畫開天窗了,我想所有的事情可能都會歸到我頭上,但事實上,我只是一個新進員工,完全搞不清楚狀況,就這樣被拱上了刑場,去哈佛任人宰割,那何必惹來這身塵埃呢?

    哈佛其實也不過是個虛名而已,他是間很好的學校,但裡面又沒有我想唸的東西。跟他沾上了邊又如何?感受了MBA的課程對我又如何?對別人而言也許是好事,但對我而言,它始終不是我的方向,那我又在撐什麼呢?

    如果再現實一點的考慮觀點:這份工作錢並沒有比較多,工時也沒有比較短,成就感也沒有,也沒有讓我有太多個人的時間,而且我得不到滿足與快樂,除了同事目前對我都很不錯以外(可能是同情我的處境而衍生的情感),還有什麼我可以留戀呢?那麼,就寫個辭呈吧。

    啊,女職青失敗!敵不過這次嚴酷的EQ大考驗。不過話說回來,這根本已經是外星人的EQ大考驗,我敵不過,太嫩。

    以上這個月,就當做是荒唐女職青就職記吧。雖然我知道不可能馬上辭掉,但是現在選擇抽身是最快的方法,接下來我想幹麻呢?我想我不會再逃避我一直嚷嚷的出國夢,不過先讓我補休一個月好好想想自己的未來好了。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
相傳間在東方,在洞里薩湖的北岸,有一個被熱帶叢林湮沒的古老帝國。根據一些古老書籍的記載,民間總流傳著在這塊熱帶雨林中可能埋沒著一個美妙的古老文明,但隨著時間推移,人們逐漸遺忘,而讓吳哥文明逐漸變成所謂的「東方之謎」,直到一個叫做亨利˙穆奧的法國佬深入考古探險,終於他發現了這片被樹林土壤幾乎凐沒消失的大片遺跡,一座座的尖塔,一條條的石柱,甚至一個個雕刻獨特的四面佛像,吳哥文明才再度有緣重現在世人面前,成為現今世界的奇景之一。



        

        由於吳哥窟重新被世人發現的小小序曲,讓我對這個地方充滿了一種神秘的幻想。人們總說吳哥的美是那種會讓人神往陶醉的動人,所有的照片和電影都讓我覺得那片遺跡中會有什麼小小的神秘故事正要發生的感覺。然而真正到了吳哥窟後呢
?原諒我筆拙說不出什麼美麗動人的評語,看著那裡面精細的雕刻,還有一座座建得老高的塔,會讓你由不得驚訝讚嘆這些古人們的鬼斧神工,除了展現高度科技與藝術的結合外,讓我不由得疑惑的是,到底是怎樣的力量驅使他們可以動員如此龐大的資源,完成這一座座的建築?導遊說,我們看到的建築都是他們用來祭神用的,而非他們一般人的住所,當時的國王到底怎麼動員起來,而當時的人對神明信仰是如何的虔誠,或者應該是敬畏,驅使他們完成這些連現今都讓人驚嘆不已的建築。




        如果說泰姬馬哈陵是嘲笑貧窮人的愛情見證,那麼吳哥窟這一區的遺跡是什麼呢
?是國王用來展現他受人民敬畏景仰的炫燿品?踏上了小吳哥的塔上,安安靜靜的待了幾小時,我看著眼前一望無祭的平原,多年前它是怎樣的光景呢?多年前,當國王踏上了這座塔,靜靜的看著自己的領土子民們,他是否曾經偷偷在嘴角揚起任何一絲得意滿足的微笑呢?我在另一個地方對望著一座座高棉的微笑,我似乎看到了他的得意,不過國王的臉很慈祥,面貌氣宇非凡,一個個微笑直聳入天,「Yes, Cambodia, I see you smiling.」但,有時我會想到那微笑的背後,應該有很多小故事在這雄偉的遺跡之中,也許它早已湮滅在這微笑中,但我知道這裡不應該只有讚嘆和微笑。




        而多年後的這裡呢
?它的微笑吸引了來自全球各地的人們,包括我這個死觀光客在內,我們看著一張張美麗的照片,雄偉精雕細琢的建築,但請別忽略了後人在這片遺跡中留下很多無情的彈孔,無數場游擊戰在這裡展開,微笑背後,也許留待下篇,讓我說說這地方的小悲傷吧



(
其實這篇已經寫好很久了,但是一直忘記放上來 另外,這趟旅程我玩的很開心,只是想的事情比較沉重而已,大家不要因為我沉重的遊記誤會了,哈。)

 



 


 














-----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在台北市的東南方有個小山頭,座落了一棟小小的建築物,在建築物的三樓有間小小的教室,在課表上它的名字叫做傳播視聽301教室。其實它一直是間不起眼的教室,設備有點簡陋,很多椅子壞掉失去了椅背,如果坐到最後一排根本很難看到前面白板寫的字跡,而且只有一個前門,遲到或是翹課都會被老師發現。整體而言,它是間不怎麼樣的教室,但在我心中它卻有種奇特的魔力。




        奇特的魔力來自於無數次夜晚的課堂,我們曾經在這裡上過多少次課呢?不管是很不認真辜負翁媽的傳播理論,還是煽情到不行的創意導論課,還是備受老師犀利打擊還有同學嚴格批評的跨媒體表現構成課。總覺得在那個空間中氤氳著一些魔幻的氣味,好多次因為那邊聽到的某句話,看到的某些作品,讓我全身酥麻,熱血沸騰;或是因為老師的某句說到心坎裡的話,讓我們心生慚愧,身受重傷。從那個教室走出來,總有些深遠的迴響,環繞在漫步下來的風雨走廊,持續燃燒在當時的心中,甚至到現在還沒有熄滅。 



        關於那些現在還在燃燒的或是不小心熄滅卻留下疤痕的一切,都是小山頭的那間教室與會者給我的。我們都知道,從那邊走出來後,內心的疑惑不一定會有完美的答案,也不會有一致的方向,沒有人會告訴我們怎麼做會最好,走出來也許茫然失落也有可能豁然開朗,但我喜歡這種無限的可能,真慶幸在那四年裡你們跟我一起在那間教室裡。




        即使我們現在離開了那裡,成了老游口中爬不上去也掉不下來的資淺職青們。真開心那天我還是進入了那間教室,多年後,我又神奇的從那邊帶回點什麼回來了。

謹記當天大家發明的名言- 

「責任制就是沒有責任的人發明出來的制度」 

「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張六星彩」 

「爬不上去,掉不下來的狀態」(老游給予所有老人助理們沉重的一擊 )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我想,這段時間應該算是我人生中最奇妙的轉彎處。看似緩慢的公務員步調,但降臨在我身上的事情總是又快又急,甚至,事情越來越玄妙。一切誇張到我覺得不真實,因為,我可能八月要前往哈佛大學受訓,Harvard,沒錯,就是那個在美國波士頓的哈佛。


        事情發生在今天下午有點安靜小忙碌的辦公室中,一向十分忙碌的院長大人意外的空下一段時間,緩慢的走向我說「虹魚,我們花個幾分鐘的時間短暫的聊聊吧」這一切就有了奇妙的變化 

院長:

「你來幾個星期還習慣嗎?我一直都沒機會跟你聊
,說說你的背景吧 

女公青(現在變成女公務員青年,簡稱女公青,亦有女工同音之趣 ): 

「嗯我是學校廣告系畢業的(內心os:背景?你想幹麻

院長:「喔,是校友呀,那畢業幾年了,之前在工作嗎?」 

女公青:「我已經工作快三年了 

(內心os:你接著該不會是要問我之前幹什麼的吧

院長:「那之前是在哪裡工作呢?」 

女公青:「嗯,我最早是公共電視的製作助理,接著都在做動畫 

(內心os:果然,但我回答了你一定接不下去吧

院長:「做動畫?………(停頓時間頗久)所以你會畫那些動畫了,太好了,那以後有相關的可以找你幫忙 

女公青:「嗯(傻笑 )」(內心os:要做什麼?你該不會想搞個商學院30秒動畫CF吧) 院長:「那在公共電視是做什麼呢?」 

女公青:「喔,我是英語兒童節目拍片助理,協助拍片的大小庶務 

(內心os:公共電視果然是個虛名,大家都會從這裡切入

院長:「英語兒童節目呀,那太好了,那你應該常用英文吧,是這樣的,你知道哈佛一直要我們派兩個人去受訓,我目前希望是可以了解整個辦公室的人,所以其中一個人選會是你,你英文應該不錯,畢竟以前都做英文節目了 

女公青:「啊?( 太過驚訝 )但是我用的都是基本的英文對話,還有一些拍片的一些英文而已,英文可能有點生疏 (內心os:院長,我是英文兒童節目耶,我們的字彙只有hamburger、cake、coke之類的,拍片會用的英文只有Five、Four、Three、Two.Action 之類的,你會不會想太多

院長:「不用擔心,你還有兩個月的時間,可以去好好增進你的英文,可以讀些英文商業週刊,我相信傳播學院的英文應該不錯 

女公青:「嗯(內心os:傳播學院也是有英文不是很好的人院長你太瞧得起我了

院長:「加油呀,這是一次很好的學習機會,就這樣了,過一個月我來跟你英文面試一下

         於是,就這樣,沒有太大意外的話,我八月要去哈佛受訓了,這是怎麼回事呢?我想要出國進修,但不是去哈佛進修MBA還有行政課程呀?難不成,老天冥冥之中想要幫我安排什麼嗎?這...太妙了吧...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