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604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9.01G。8335個檔案。562個資料夾。是我在這間公司電腦的份量,這其中還不包括一年前電腦更新未搬移過來的檔案,還有無數個小小悲劇而亡失的檔案們。這些檔案,紀錄了我在大普的點點滴滴,將近兩年的青春歲月。



        這兩年我過的如何呢?一時之間很難言述。這裡的日子多數很快樂,因為認識了很多奇妙的同事(會在晚餐時間看著佛光台,卻又跟女友卿卿我我的阿彌同事﹔會哼唱陳綺貞歌曲卻又會打拳的鐵漢主管﹔還有一群會為了巧連智奇怪贈品玩具玩的很開心的同事
以後會陸續以專文介紹的),也認識了很多生命中的貴人( 親愛的動畫壯漢組長,我想你真的是我出社會後幫助我很多的人,如果哪天我不小心發跡了,我一定會記住你的如果沒有發跡,那也不能怎樣了),無數個加班苦悶的夜晚,因為大家一起挑燈夜戰,所以還是覺得很high。 



        這裡的日子有時也很無奈,常常面臨不可預期的加班和奇妙無理的客戶( 關於我和巧虎的恩怨情仇史,也許將來會有專文介紹
),多數個加班夜晚回家,一個人騎車回家的路上覺得孤單渺小,卻又不願承認自己選擇了一條辛苦難走的路,挑了這份過度剝奪個人生活的工作。不過,想必是快樂成就感多過於無奈厭惡才讓我在這裡待了兩年,那份快樂成就來自於哪裡呢?




        我想,也許是內心那股小小對動畫的憧憬,還有對畫畫的一股喜愛讓我待在這裡。大學畢業那年,陰錯陽差做了一支動畫,讓我內心揚起了小小的動畫美夢,繞了一小圈,終於親臨了真正的動畫製作公司,親手設計出些東西,讓它突然活靈活現的跳動在你面前,對我而言,是件十分迷人的事情。沒想到我有幸做到這份工作,當然它背後的繁複需要超人的毅力耐性,畢竟動畫是個一格格建構出來的夢幻世界,但那夢幻世界的光彩太絢爛,讓我這兩年來願意燃燒青春,照亮那微不起眼的幾小格。不過在這間公司久了,我的定位取向似乎變得不再是動畫助理,而是原畫設計,每天拼命的畫圖也漸漸遠離了動畫的世界,長時間,我只能看著自己畫的東西被別人做成一支支活靈活現的動畫,漸漸的,我的29.97格動畫夢不知不覺也就消散飄走了。 

        

        這一切的走向並非我所預期,我卻也欣然接受這漸變的結果,也許冥冥之中這樣的發展是有原因的。還是很感謝我在這邊的兩年,這間公司在我人生最失意的時候雇用了我,讓我在這裡慢慢尋找我自己,不管是我的才能方面,或是生活方面,它當了我最安全的避風港,讓我知道我的能力有多少,多少可以勇敢繼續走著畫畫這條路,漸漸相信自己也許有本錢可以去闖闖看,所以我暫且收回我的29.97格動畫夢,努力去做另一個關於畫畫的美夢。



        人生的路是很難說的,誰知道哪天我又回到了29.97格動畫的夢境裡呢?我只能說,雖然我的人生路線歪歪斜斜,崎嶇險峻,但我很認真的在走,有幸有很多貴人相助,雖然走的很慢,但我不想退縮。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所謂落後․貧窮 

        在行前通知注意事項有這麼一條:「由於柬埔寨屬於開發中的落後國家,請盡量勿落單或施惠給乞討者,以免招致不必要的危險困擾」,讓我想起這次旅行前,跟一個客戶說要來吳哥窟時,他問我為什麼好好一個年假要去吳哥窟那種地方呢?不是很辛苦嗎?那時我沒有回答,其實如果有機會我想去世界的每一種地方看看,不管是進步發達的國家也好,或是這些所謂落後貧窮的國家,我都想去,旅行可以讓你發現一些以前從未有過的視野,也會讓你蒙發一些想法觀感,親身接觸這些人事物帶來的震撼遠比discovery頻道能給你的多,尤其去這些所謂落後的國家,回來時總會讓我若有所思很多事情。



       我常想,所謂的貧窮落後,應該是在比較下相對得來的一種結論。然而真正的比較標準是誰規定的呢?其實在印度時我就一直想著這個問題,這次旅行第一天,我們到了東南亞第一大淡水湖─洞里薩湖,這個湖雨季時可暴漲到七千五百平方公里,乾季時則縮小為三千多平方公里,由於它豐富的漁獲量,湖底肥沃的泥土,在多年前支持了吳哥王朝,也讓這湖面上衍生出了奇特的水上人家族群。這裡的水上人家很多就是靠著豐富的漁獲生活,甚至之前他們還過著以物易物的經濟模式,依傍著這個大湖生活著。但在全球的經濟標準而言,他們是落後貧窮的,他們的貨幣一文不值,也許他們認為很貴重的東西,在整體標準價值觀來看,一點都不值錢那如果他們這樣一直過著自給自足的生活呢?我胡思亂想的當兒,一個小女孩划著船闖入伸手向我們要東西,打破了我的過度美好幻想,當小女孩在跟我們要東西的那一刻不也意味著他們也接受了我們的體系?或是我們的闖入,讓他們也不得不加入這個體系?


 




to give or not? 

        在吳哥窟的各大觀光景點總是會有很多小孩,有時他們拿著當地流行的紀念品向你推銷,在觀光客大舉入侵這個地方後,他們開始會使用英文中文對你說:「一塊一塊(美金,這裡大部分交易是用美金)」,「Lady, buy some 」,這是他們幫忙維持家計的方法。也有些小朋友沒有賣東西,他們只是出沒在景點區看著你,不過有些小朋友會突然伸手跟你討東西。雖然我有準備,但在給與不給之間,我心裡總是多所掙扎,小朋友眼巴巴望著我的同時,我們語言不通,但我很想告訴他們,我可以用我現在的能力給你們糖果和鉛筆,我希望你吃了這些糖果甜甜的很開心,我期望你們可以用這些鉛筆去畫圖寫字,對於我有能力幫忙到你們的事情我不會吝惜,但你不該習慣這些觀光客來來去去略施的小惠,你們總有一天會長大,應該靠自己的力量去幫助自己。當然我知道小孩子多半很天真,單純的覺得有糖吃很開心,有筆拿很好,他們才沒我這個死大人這麼複雜,但我憂慮的覺得這會潛移默化,我不希望我那微薄到不行的小禮物,讓你們覺得如此理所當然。我更不屑一些觀光客叫小孩過來排排站拍張照,再給他們糖果甚至金錢(本人親眼目睹一位該死的韓國中年男子這樣幹,還自認為親切,真想在背後飛踢他),親愛的柬埔寨小孩們,希望有天你們可以感受到台灣阿姨的想法,雖然我們只是萍水相逢一場。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行前• 

「我要去吳哥窟了!」在匆忙決定要跟朋友去吳哥窟後,我開心的跟身邊的人炫燿著,但老實說我對這裡其實一點也不了解,臨行前迅速的在網路查了少許資料,大概知道要飛去哪裡,依稀記得一些歷史,耳聞當地均溫有將近40°C,還聽說去吳哥窟要爬上爬下於是,我帶著淺薄可憐的地理概念,半小時胡亂打包的簡便行李,坐上吳哥航空一路飛向柬埔寨的「暹粒機場」─這個目前距離吳哥窟遺址最近的國際機場 



艷陽
藍天•柬埔寨 

        從機艙步出暹粒機場,馬上可以感覺到高溫艷陽的柬埔寨,少了台灣空氣中不時夾雜的黏膩,空氣乾乾熱熱的。在柬埔寨的這五天裡,多半是這種高溫乾熱的天氣,隨便抬頭一望都是寬闊的大藍天,雲朵每天的姿態都不一樣,這裡的建築物不高,就連觀光飯店也大多只有三層樓,後來才知道是柬埔寨政府規定在這塊最接近小吳哥的地方,所有的建築物都不能高過小吳哥,而且屋頂都要蓋一樣的樣式,也因此在這裡隨手可得廣闊的藍天,儘管陽光刺眼,但這五天裡,我很喜歡看天空,貪心的想要把它們看個夠本,以彌補在台北每天只能看到夾縫中求生存的天空。這也難怪我回台灣第一天下車,看著霓虹燈肆虐的市政府站,眼前竟然會一陣頭昏,感覺身邊的所有建築車子都圍著我打轉,完全不能適應。而柬埔寨的高溫沒有我想像中的可怕,可能經過印度43°C的洗禮後,我蠻能適應高溫下的旅行,感覺神經暫時習慣在高熱的狀態下,導致我回來台灣這幾天總覺得台灣很涼,身邊的人都覺得天氣很熱,我倒覺得剛好( 我可能越來越適合非洲的天氣了 )。艷陽,藍天的柬埔寨都讓我很想念,尤其是一望無際的藍天。














-----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耶。吳哥,我要去找你了。我要像朝偉一樣在樹洞說秘密,我要帶著丹佐烏拉開心的跟你見面。所以,女職青乘噴射機離去找吳哥。

 















-----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