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11 (1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擁有一顆很不上道的胃。我的胃很小,消化的速度也很慢,所以稍微吃多一點點就會胃脹;我的胃也很敏感,有點刺激味道的食物都會讓它不舒服,所以我吃的很淡,有時甚至無味的食物我也吃。每年固定犯上三四次腸胃炎,來個一兩次食物中毒,加上大大小小的腹瀉和胃痛,這似乎在我成長過程是家常便飯的事情。




  記得小時候,每當腸胃剛發作的時候都會先在廁所呆上幾個小時,把該排解的都排解後,之後媽媽會帶我坐計程車去看醫生,回家吃完葯後,就會幫我煮稀飯。有時腸胃炎伴隨而來的發燒讓吃完葯的我昏昏沉沉,這時就可以吹冷氣,蓋著棉被睡覺,全身酥酥軟軟的我昏沉的睡著,但有時依稀可以感覺到媽媽進房間摸摸我的頭,檢查我有沒有再發燒,接著晚上爸爸會買很有嚼勁的白吐司回來,讓我隔天帶到學校當中餐。對於腸胃炎的經驗,我總記得全身酥軟時額頭感受到媽媽手的餘溫,還有爸爸買的超有嚼勁白吐司,在學校上課不舒服的時候,還可以公然的趴在桌上休息,有種被受禮遇照顧的感覺。每年我都會有這樣備受照顧的幾天,雖然腸胃炎很痛,但卻感覺很幸福。 



        記得在我要上台北唸書的時候,媽媽很擔心每天的外食生活會讓我的胃受不了,但不知道為什麼,我的胃還是維持跟以前一樣,沒有特別差也沒有特別好,定期會犯幾次腸胃炎和食物中毒,在外面自己生活的日子裡,我已經學會先打通電話請假,自己安靜的在廁所呆上幾個小時,穿上外套喝杯溫開水全身蜷曲的躺在沙發上,等到有點力氣再慢慢走出家門買瓶寶礦力混著開水喝,再買上一條白吐司安靜的睡上幾小時,腸胃炎也就這樣不葯而癒了。少了特別的照顧,沒有了有嚼勁的白吐司,那是因為我長大了,我學會自己照顧這顆調皮搗蛋的胃,也十分習慣自己的處置。




  可能是我太習慣腸胃炎,沒事嘔吐或是腹瀉我都十分鎮定,不想去看醫生,雖然身體虛弱,但我意識清楚知道可能休息一天就好了。但我依稀記得大學時期有次這樣的腹瀉,當時的室友多心的傳訊息給當時還不是男友的前男友,接著我就迷迷糊糊被帶到萬芳醫院掛急診,雖然我一直覺得根本不用看醫生,但就這樣在半夜的萬芳醫院待了很久,這大概是離開台中後第一次有備受照顧的一次腸胃炎,之後每天都被叮嚀要吃藥,還有人自動會幫你買吐司和舒跑,當時雖然生病但覺得一切都很溫馨又幸福,即使他的照顧有點粗魯但卻讓我平穩安心。在之後他也食物中毒過一次,當時的我用著我的方法幫他煮稀飯,陪他去看醫生,看著他虛弱的樣子我內心擔心不已,深怕我照顧的不好。就在那一刻我深刻體會到喜歡一個人感覺,是那種用盡一切努力想要照顧一個人,他的難過表情也會讓你擔心不已,深怕自己的無能為力會讓他更痛苦,想為他做任何事情,即使只是煮碗粥,或是摸摸他的額頭,或是說個無聊的笑話給他聽。當你如此在乎一個人時,有種想要照顧他的感覺時,我想他應該是在你生命中很重要的人了。




  沒什麼,這只是關於腸胃炎的種種回憶而已。我很好,只是有點胃痛而已。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突然發現 這首歌詞真是太棒了...)
太聰明







/詞: 陳綺貞 編: 鍾成虎






總以為謎一般難懂的我
在你了解以後 其實也沒什麼

我總是忽冷又忽熱隱藏我的感受

只是怕愛你的心被你看透






猜得沒錯想的太多不會有結果

被你看穿了以後我更無處可躲

我開始後悔不應該太聰明的賣弄

只是怕親手將我的真心葬送






我猜著你的心

我再一次確定

遙遠的距離都是因為太過聰明

要猜著你的心
要再一次確定

混亂的思緒都是恩為太想靠近你






只是怕親手將我的真心葬送

我開始後悔不應該太聰明的賣弄

只是怕親手將我的真心葬送













-----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 Nov 29 Tue 2005 08:40
  • 天賦

你相不相信每個人都有「天賦」?我一直深信著。有些人天生就是可以跑得很快,跳得很高;有些人天生就是對數字敏感,可以算出難解的方程式;有些人天生就擁有一副好嗓音;有些人天生就是很會整理東西… 我一直覺得,每個人都有一種屬於自己的天賦。要發現自己的天賦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也許有些人終其一生都沒有辦法發現自己的天賦,或許他根本沒有想過自己有「天賦」這樣東西,就這樣安穩快樂的過完一輩子也說不定。而發現自己的天賦後,更進一步相信自己的能力,勇敢去開發實踐更是一件困難的事情。




現階段的我沒有這種勇氣,也許應該說,我從小到大應該都沒有這種勇氣,某種程度上,我面對大家的肯定很心虛,我無法相信自己的能力,也不知道它能發展到什麼境界。我只能說我很幸運的雙手頗為靈巧,會畫圖會做東西,甚至因為這樣,我從事了現在這份工作。但看了越多東西,接觸了越多人,我更深知自己的能力還很薄弱,很多東西我做的還不夠好,還有很多可以進步的地方,知道這樣的事實不會讓我灰心,某方面而言,我喜歡這樣不滿足的自己,感覺這樣可以促使我繼續前行,更認真的生活感受著身邊的許多事情。我只能說,我很幸運的發現自己一些小天賦,更幸運的喜歡這樣的天賦。




然而發現了自己的天賦之後呢?一定要把它發揮地淋漓盡致?或是一定要善用它?然而所謂的善用是怎樣定義?是一定要在這方面有所成就?出人頭地?如果沒善用這些天賦算不算是浪費?或是辜負老天爺對你的期許呢?最近面臨一連串鼓勵我去做些形式出版的人們,或是鼓勵我多元發展接些其他的東西回來做的人們時,我總覺得自己還太淺不夠格外,在我腦子不斷運轉的是這些問題,我該不該勇敢踏出這一步呢?但我好像忘記問過自己如果真的這樣下去我快不快樂,然而自己快樂與否也許才是這些問題的基本根源。




所以對於這些親愛的朋友們,我想說的是我現在很快樂的在跟我的天賦相處著,我的生活因為可以畫畫而快樂,也因為可以縫縫補補而開心,我不知道以後的我會怎麼想,但這一刻我是開心的。我想「天賦」這種東西並不一定要把他發展到100%,也許,每個人都該在生命中為自己的「天賦」找到最適合的位置,學會快樂的跟它相處,位置可能隨時都在變,但只有你自己知道自己的步調。




PS.感謝這個星期來被我追問過這個問題的人們,我想通了














-----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洗衣服也是一件無法避免的家事。其實我不討厭洗衣服,洗衣服也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只要稍稍分類一下,有些地方搓搓洗洗,再丟進去本世紀家電大救星─洗衣機裡面就好了,如此輕鬆簡單。但,我討厭伴隨而來的晾衣服,收衣服,還有折衣服,這通常都要耗上我很久的時間,也因此有時加班過頭,回家只想睡覺發呆的時候,就會很懶的洗衣服,然後在不知不覺之中,衣服悄悄的堆積成驚人的高度,達到了一種不得不洗的狀態,通常這樣的狀態週期大概是一星期,所以假日通常我最常做的事情就是洗衣服。



  這也難怪當年在公視上班假日要出外景的時候,我和同樣租屋在外的同事
對於洗衣服這件事情感到很煩惱,尤其有陣子連週間都要加班到九點多的時候,當我們步出公視大門時,她突然悠悠的罵了一句:「靠!我又要去屈臣氏買內褲了,我來這邊後,每隔三天就要去買內褲,我到底什麼時候可以有力氣洗衣服...我不要加班,我要辭職 ! 」隨後她在公視門口狂吼亂叫了一陣子,我在旁邊不知所措,沒多久她拍拍衣服拿出鑰匙,鎮定的說:「屈臣氏快關門了,我要走了,掰掰!」我跟她揮手道別後,想起自己家裡堆積如山的衣服,頓時也想像她一樣在公視門口大吼大叫,不過當時的我沒有這樣做,認清現實面後,我回家一股作氣做了一堆家事,某種程度就像鄭秀文刷馬桶般的發洩我的情緒。



  不過洗衣服真的是很難讓人一股作氣進行完成的家事,通常把衣服丟進去洗
衣機等待它洗好的過程很容易讓人喪失鬥志,有時累的時候常常會等到睡著,等到一覺驚醒已是半夜時分,於是乎我有時會在深夜的陽台晾衣服。不過在擁擠的台北市,夜半的陽台還蠻熱鬧的,常常晾到一半對面鄰居突然跑到陽台洗衣服,或是突然有小孩的哭聲,還有偷偷跑到陽台打電話給男朋友的中學小妹妹,更可怕的是在半夜突然激烈爭吵摔東西的聲音。晾衣服的時候偷窺這些人,然後胡亂幫他們編故事,是我做這件家事小小的娛樂。不然晾衣服真的是件很累人的事情,尤其對我這個哈比人,晾衣服的架子這麼高,在舊家我每每都要墊腳跳來跳去才能掛上衣架,十分的消耗體力。不過搬到新家後,我自製了一根哈比良伴─晾衣棒,無論晾衣架再怎麼高,也難不倒我了,晾衣服這件事情輕鬆了許多,也提升了我不少洗衣服的動力。



       
然而台北陰雨綿綿的天氣,衣服總是十分難乾,不管什麼時候收衣服,總覺得衣服有種潮濕的味道,收衣服完還要另外拿吹風機吹,尤其梅雨季期間衣服掛了一星期似乎沒有乾的感覺,於是一堆人的衣服掛在陽台上,越來越潮濕。這也是在台北洗衣服令人覺得惱怒無解的事情。等我有錢,真想去買一台烘乾機,真想有一天可以穿上乾爽沒有塵蹣的衣服,徹底實踐洗衣服的真義。



        囉哩叭嗦了一堆,真佩服自己連洗衣服這件事情也可以這般長篇大論。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還記得今年八月底間發生的高捷泰勞案嗎?算算時間不過才隔了幾個月的時間,但這些相關的報導早已消失無蹤,進而換來的是一連串弊案效應。表面上,我們在每天的新聞仍然可以看得到「高捷案」這個字眼,但內容早就不是那些還在受苦受難的泰籍勞工們,劇情發展的太快,高潮迭起,讓人目不暇己,媒體樂於追逐提高收視率,一開始的焦點早就被模糊了。誰記得那時候我們台灣讓全球的媒體,目睹了我們如何對待一群漂流來異鄉工作的外國勞工朋友們? 




 面對這些年來的全球脈絡,資本「全球化」早已經是個無法阻擋的洪流,跨國企業不斷興起,資金不斷流動,同時間勞工也不斷的流動。國際間開始有個通用語叫這些勞工們為Migrant Worker,

當譯為「流工」,但在台灣我們管他們叫「外勞」,僅僅在字面上我們的社會已經明顯把他們區隔開來,而在既定的媒體印象中,我們往往把他們和「愛喝酒鬧事」「愛偷懶」「會偷跑騙錢」種種的這些形象結合起來,但我們也忽略了他們平日是怎麼生活的,很多人可能來了台灣很多年,被雇主限制活動範圍,對於台灣只認識他的宿舍和工地兩個地方。很多人可能被雇主不合理的對待,但這些我們從來沒有發現到,直到高雄外勞們憤怒的發出他們的聲音,我們才第一次血淋淋的看到了他們的生活。同樣是人,大家都是爸爸媽媽生的,何以我們這樣對待他們?因為出錢的人最大?我們是不是忽略了一些基本為人的道理?這點讓人心寒。 

        

        沒想到幾個月後,類似的事情發生在法國,也是一樣對於移民者的深沉歧視造成法國郊區的這些移民們爆發,一樣是被媒體大眾污名化已久的族群,當初來到法國從事了許多重大工程,但卻一直不受重視,遭到普遍歧視的移民們,他們用血汗成就了資本家的建設, 而後卻換得了什麼?   Migrant Worker這已經是全球不可阻止的

狂潮,台灣也不例外。我們的許多重大建設都是他們用血汗建造而成的,同時間還有一大批所謂「外傭」,幫我們照顧著小孩家庭,更有一群外籍新娘遠嫁他鄉,來到了台灣。不可否認的他們已經成為台灣社會中一個不小的數目,我們還要用異樣的眼光看待他們?

污名化他們嗎?我不是學者,也沒有很清晰的立論邏輯,我只希望

在健忘的台灣社會中,有些人能不健忘,不要被後面引發的弊案矇蔽了對事件起始的焦點。 



突然想到寫寫,如果有相關想要了解請點http://www.coolloud.org.tw/瞧瞧一些觀點。



我正在學習擁有一顆冷靜的頭腦,明辨是非的能力,溫婉寬大包容各種想法看待這個社會的能力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我上班停車的地方跟公司有段小小的距離。每當下班時分,我需要先穿越過一個由兩排圍繞的小小川堂廣場,這裡有幾盞微弱大樓附設的路燈,不僅微弱而且準時的在十一點後熄燈,熄燈後的川堂廣場只剩下兩排大樓間留下的小小天際線,偶而透露出一些許月光。相傳間這裡曾經發生過自殺案件,整條路少了路燈後昏暗不已,有幾個女同事加班回家的時候都不敢走這段路,寧願繞道而行。但我卻偏愛走在這條昏暗的川堂,加班回家的夜半時分,靜靜的聽著我的iPOD,緩慢的,時而抬頭仰望那壓縮變形的天際線,走著走著有時轉個圈圈,有時來個小跳躍(反正黑黑的沒有人會看到,我總是這樣想,但還真的有一次嚇到一個同是加班回家的苦命上班族),感覺浸泡在整個黑暗之中,除了我沒有別人,品嘗著某種真空的味道,加班回家時,這段路程讓我小小的放空。

        也許是這段放空,接下來突如其來的光亮總讓我更陷入深深的孤絕,夜半的十分我討厭光亮,某種程度那讓人覺得有種赤裸裸的感覺。夜晚應該屬於曖昧不明,隱晦幽暗,完全的自我才對,路燈是扭曲夜晚的造物,在一片光亮過度的市民大道盡頭,卻只有我一人行走著,加班時回家看到這個景象總讓我想哭泣,尤其每每都會看到這塊醒目不已的迴轉道標誌,我總不禁自問我究竟是所謂何事?人生到底是在幹麼?這種想法縈繞著我直到我騎上摩托車,高速的奔回家,家門前又是一片寧靜的黑暗才讓我安心,回到一開始放空的境界,沖個熱水澡繼續我的下班生活。



        加班回家的路程,我的心路歷程也是個高潮起伏,我不恨加班,但我痛恨過多加班;我不怕加班,但我討厭一個人加班時孤單的走回家;我不怨加班,但我生氣對這種狀況無能為力的我,我更氣自找一堆事情的我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前幾個星期開始,手邊的事情突然如洪水般湧來,這一切來的又急又快,讓我措手不及,本來十分悠閒鬆散的生活頓時被打亂,又開始無止盡的忙亂生活。

總覺得我天生有種宿命的勞碌,老天似乎很不喜歡讓我閒散從容的過生活。回想我的大學時期,常常不自覺的在同時期修了很多吃重的課,印象中最可怕的那年是大三時期,同時要拍紀錄片,要做老游的跨媒體創作,還有文化盃的轉播,似乎還有美琪的廣告企劃報告,現在回想起來,真不知道自己怎麼活過來的




        曾經有學姐說看到我的感覺就像是隻生命力很頑強
,打不死的蟑螂命,現在想想似乎也蠻有道理的,那時雖然每天都很忙,有時事情多到自己會在騎車回家的時候,不自覺的大喊,曾經在半夜三點多趕完報告從同學宿舍出門回家的路上,邊走邊掉眼淚,暗暗發誓我下學期再也不要這樣選課搞死自己,不過事情的結果通常是下學期我還是修了一堆課,或是答應別人做了一堆事情,甚至在畢業那年貪心的做了兩個畢製可怕的是,我還對於完成這些事情的自己感到十分驕傲,內心總暗想,我真是太了不起了,完成了這樣的壯舉,相信以後沒什麼事情可以再難得倒我了




我總是這樣告訴自己,克服了這一切就再也沒有什麼事情可以難得倒我了,但事實並非如此,一山總是比一山高。天底下似乎只會有更多的事情降臨在我身上,越長大越忙碌,事情的複雜性更高,牽扯的時間也更久。到底,我什麼時候才可以結束這勞碌的宿命?我想要悠閒鬆散的過生活呀。唉,我需要休息。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Nov 06 Sun 2005 07:24
  • 姐姐

我跟姊姊年齡差了四歲多,也因此我們在成長過程總是錯過當我上小學的時候,姊姊剛好轉學到其他學校﹔當我唸國中的時候,姊姊只跟我同校了兩年就上大學﹔當姊姊大學畢業的時候,我才剛要上台北唸大學,年齡的差距似乎讓我們擁有一些代溝,但似乎又不然




我跟姊姊似乎也擁有了孑然不同的個性,小時候大家總說我調皮活潑,姊姊比較文靜乖巧﹔對於人生規劃,某種程度上我總是不合常規,姊姊循規蹈矩選擇了一條穩當的人生道路當上了老師,個性的不同似乎讓我們擁有一些衝突,但似乎又不然




某種程度上,我跟姊姊就像是磁鐵的兩極,看似相斥卻又相依,我很難描述那種情感,不過情感這種東西向來就是難以描述,我只清楚的知道這世界上我有這麼一個姊姊,尤其在最近接近姊姊出嫁的時刻感受特別強烈。




        從小到大,我並不是個喜歡跟著姊姊到處玩的跟屁蟲妹妹,但是卻一直享受著姊姊的庇蔭─每一項爸媽開放的家規似乎都是她千辛萬苦爭取而來,我總是坐享其成,樂得輕鬆。姊姊的求學過程一直沒有很順利,人生中的幾次大考都沒有像我一般好運氣。我知道某種程度上,媽媽總喜歡唸她比較死腦筋不如我,但我明白知道那是因為媽媽和她太相像,才會對姊姊如此嚴格干涉,我看在眼裡,清楚了解她們彼此比誰都在意對方,媽媽並沒有比較偏心,只是我用不一樣的方式跟媽媽相處著。在我們心中,姊姊一直都是陳家貼心孝順的大女兒﹔而在我心中,姊姊一直都是最肯定我能力,給我很多鼓勵的人。




我永遠都記得在中學那時候,我曾經很迷戀看課外書,甚至在月考前一天, 我一口氣把張愛玲的半生緣看完,這件事情被媽媽發現後,她十分生氣甚至要把我的書撕掉,媽媽總認為我不該花這麼多心思在功課外,我為此跟媽媽激烈爭執了很久。但就在那時,姊姊寫給我一封信,信件的詳細內文我忘記了,但大意是叫我不要放棄喜歡看這些書的嗜好,千萬不要讓自己的求學生涯埋沒在課本上,以後只要小心看這些書不要被媽媽發現就好了。我清楚記得看到那封信的晚上,我沒有跟姊姊說什麼,但是心裡很感動,她花了時間寫了這樣的信給我,某種程度上,這件事情讓我人生有些許不一樣。




        我還記得姊姊曾經在我高中覺得唸書煩悶時,語重心長的要我加油,考上台北的大學,要我有機會就要來台北看看,她總說見識一定會不一樣的,而我在不知不覺的也來到了台北,體會了姊姊的語重心長。姊姊也喜歡把我的作品傳給她同學看,她常跟我說我寫的東西不錯,或是畫的東西很可愛,有時還會轉述她朋友的評語鼓勵我,甚至還慫恿我可以出書。我十分佩服姊姊對我的這般支持,雖然我覺得我根本成不了氣候,但感覺上姊姊對我擁有一股完全的支持,對我的才能有莫名的信任,這讓我很感動。




只是這些話我從來沒有跟姊姊說,面對家人我很難當面用言語表達我對她們的情感,我總是嘻嘻哈哈,不會說什麼漂亮話,也許透過我很拙劣的文筆可以表達些什麼。面對姊姊即將迎接的新生活,我是衷心的希望姊姊能幸福快樂,趕快生個小孩,我會送他滿滿的樂高玩。當姊姊不再跟我們一起渡過的年夜飯,我會好好做個留守的陳家小女兒。在我內心,會跟姊姊一樣滿滿的支持彼此。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寫在前頭》...



        笨學弟是我的高中同學,在高中時我們都一樣是班上倒數陣線聯盟,但笨學弟那時就開始看很多我認為很難懂的書,當我還很無知的只是煩惱會不會考不上大學的時候,他已經悄悄的閱讀很多我大學末期才想要看的東西。跟笨學弟很久沒連絡了,不過透過MSN又在畢業後跟笨學弟恢復連繫,能認識一個博學多聞的人真好,這世界還有很多我不懂的事情,能聽笨學弟解釋真不錯。



        笨學弟在我的推薦下看了《
無米樂這部紀錄片,以下這篇文章是笨學弟傳給我的感想。
這篇解釋了很多我不知道的農業脈落發展,大家可以瞧瞧,等我有空我會把寫到一半的感想寫出來的。


無米樂-台灣的農業政策作者: 笨學弟( 他說要用筆名 )

        在看完無米樂之後,心裡有很多的感慨跟感觸。故事中的場景-後壁鄉,故事中的人物-昆濱伯夫婦,其實就是台灣農村跟農民的縮影。在紀錄片中主要沿著兩個主軸發展,一個是台灣五十年來農業政策以及米價政策對農村發展的影響。另一個主軸是,作為一個農業古國,農業文化深深地鑲嵌在社會文化之中,人與土地的感情是那麼地自然又難以割捨。縱然賠錢也要持續地耕作下去。 



         台灣五十年來的農業政策基本上我們可以用一個天平的模型來說明。在天平的兩端一邊是農業部門,另一邊是工業部門,中間作為支點的是米價政策。由於台灣的農業生產是以水稻耕作為基礎,因此,直接影響農村收入的就是稻米的價格。政府以各種行政措施來控制米價藉此控制農村收入,以達到最終的政策目標-有效的控制農業部門和工業部門之間的勞力流動。 



        在國府撤退台灣初期,政府的首要工作是維持行政體系的穩定,汲取資源養活撤退來台的行政部門以及軍隊。在當時,農業是唯一的汲取來源,其他行業在大戰之後百業蕭條。因此,政府透過收取田賦,水租,圳川維護費以及肥料換穀政策從農業部門汲取出大量的稻米直接分配給政府公務人員,軍隊以及眷屬,穩定統治基礎。其中又以肥料換穀政策最為重要,由於台灣位處亞熱帶,必然要使用農藥。在農業生產中一年要耕作二到三期,地力耗損極大,也必然需要肥料。因此,政府藉由訂價過高的肥料強制換取農民手中的稻穀,藉由訂價過高的農藥進一步榨取農業剩餘。 
 



 


在初步穩定了行政體系、統治基礎之後,政府仍然持續的維持汲取性的米價政策,持續自農業部門汲取資源轉移到工業部門,促進工業發展。在以農業支持工業的政策背景之下,仍然必須採取汲取性的米價政策,使米價仍然維持在低價位,將農村的收入限縮在維持生活的邊緣。這在產業發展政策上具有雙重意義,藉由壓低農村的收入可以有效的將勞動力擠出農村,提供城市工業部門發展必須的勞動力。另一方面將米價壓低也有助於降低城市工業部門工人的生活成本,可以繼續維持有利於工業發展的低工資政策。  


 


就這樣米價政策在工業部門與農業部門之間形成平衡的槓桿,形成一方面是「推力」,另一方面是「拉力」。是將勞動力推出農業部門的「推力」,也是將勞動力拉入工業部門的「拉力」。在經濟景氣繁榮的五○年代、六○年代,壓低米價使農村收入縮水,將勞動力轉移到工業部門配合經濟發展的需要。在經濟不景氣的七○年代中期,調高米價,改採支持性的米價政策。設立平準基金,保證稻米的最低價格,將市場上低於這個價格的稻米全面的、無限制的收購。使稻米的利潤率保持在百分之二十,將經濟不景氣時工業部門的剩餘勞動力「拉」回農村。以避免不景氣時在城市中必然發生的犯罪、色情、遊民問題。 



        在經過五十年的發展之後,台灣的經濟發展早已不可同日而語。在這個過程中,農業部門-農村-稱職的扮演了產業後備軍的角色,提供城市工業部門經濟發展必須的勞動力,也做為工業部門在不景氣時收容剩餘勞動力的儲藏庫。從這個發展規律中我們可以清楚的發現,農業政策始終都是扮演著配合主要經濟發展目標的工具性角色。在需要汲取資源的時候採取汲取性的低米價政策,在需要收容剩餘勞動力的時候採取支持性的保證米價政策,設立平準基金。 



        在進入八○年代之後,工業部門持續發展,台灣的經貿網絡與國際經貿體系日趨緊密。農村的勞動力幾乎已經完全轉移到工商部門,農村只剩下老人跟小孩。在工商部門持續發展壯大的情況下,政府調節不景氣的工具日趨多元靈活,農業部門作為產業後備軍的角色持續弱化。最終,「稻米開放進口」成為加入WTO的交換籌碼-政府從農業部門榨出最後的剩餘價值-也因此後壁鄉自民國九十三第二期稻作之後遭政府強制補償休耕! 



        在政治的場域裡,不管是日據時代、威權統治時代還是新政府時代,農民始終都是弱勢的一群,無奈、無力只有認命!在台灣的西部平原地區,面對同樣困境的農村比比皆是!在故事的主人翁-昆濱伯-身上我們看到人與土地的親密情感,農民靠土地吃飯,看天的臉色耕作。縱然每年都賠錢,縱然這樣的工作吃力、辛苦又不討好!仍然要持續的耕作,直到再也做不動的那一天!
   


 


參考書目:政治經濟學分析(本書的第三部分:米價政策的政治經濟學分析  蕭全政教授 














-----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