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很多人一樣,在911事件發生的時候萬分震驚,看著新聞上的畫面不敢相信那是真的,當時的我才從紐約回來沒多久,覺得紐約一切美好,怎麼會有人發動這麼激烈的攻擊去傷害任何無辜的人呢?我心上滿是不解忽略了我所認識的世界是如此狹窄單一。



        911事件無疑帶給這個世界劇烈的衝擊,也著實賞了美國大老鷹一記大巴掌,甚至有學者認為它帶給全球一個新的局面,全世界即將迎向後911時代。不過我不是學者,沒有很深的立論基礎,我只是一個透過電影,紀錄片企圖在911事件後去探索那未知世界的閱聽者,在
911事件簿 這部紀錄片中我第一次知道1973年的911美國中情局在智利策動的這場政變,我心上感到激動又生氣,我知道我無法做些什麼,只能讓更多人知道有這件事情,期待他們會在台灣這個過度親美的環境中有些不一樣的觀點出現。我不知道這件事情被塵封了多久,也沒有看過任何關於智利一般民眾對於這段過去的回應,當然這也許跟我資訊不夠發達有關,所以當《 那年陽光燦爛 這部電影出來時,我很開心。 



        不過也許是我抱持太多期待心情,一心以為導演會更多加著墨當時事件的來龍去脈,看完後才發現,其實導演並沒有想要參雜這麼多政治意識在電影裡頭,或許我該用更單純的心情去看待這部童年經驗電影,它只是一段關於我朋友Machuca的故事,不過恰巧在那個時空氛圍下,小孩子以他們最單純的眼光來看待這個詭譎的時局,在那個階級意識還沒有沉重分化他們的年紀,也許人生只是開心的吃煉乳,開心的騎腳踏車,開心的在遊行陣中跳呀跳﹔然而殘酷的事情來了,就當外力強行介入這場友誼時,小男孩被迫強調他的衣著以保命時,童年也就隨之再見,但再見後呢?



        看完電影後我腦中不斷浮現一段國小四年級發生的事情。國小五年級前的我是個每天被媽媽打扮的整整齊齊,衣服穿的漂漂亮亮去上學的小女孩,功課也一直不錯,常常有當班長的機會,有時康樂活動課,我還會上去彈風琴伴奏。當時的我人緣一直都不錯,以一般的標準而言,我應該算是個家裡環境不錯,而且討人喜歡的好學生。記得那時有堂課不知道為什麼需要我們帶家裡的娃娃來學校,印象中我帶了一個很漂亮的娃娃到學校,在那堂課我把它擺在講台上,下課後突然有個男同學跑到講台前拿起我的娃娃,我當下直覺就跟他說:
「不要亂拿我的東西啦!」沒想到他很生氣的丟下我的娃娃,狠狠的說:「你的娃娃有什麼了不起的,你以為功課好家裡有錢( 雖然我們家眞的沒有很有錢 )就了不起喔!」,之後他跑走了。 



        我跟這位同學一直同班到畢業,畢業後就再也沒聽說他的消息,不過我卻仍然清楚記得他的名字。他應該不知道他這段氣話讓我難過了很久,甚至在默默之中影響我極深,我從不知道自己在別人眼中是這樣的感覺,也不知道我帶來的漂亮娃娃,裝扮的整整齊齊,考試成績亮眼會讓一個男同學對我產生這麼大的敵意,他的這段話讓我在國小五年級的時候,下意識的剪掉我的長髮,不再穿媽媽買的可愛洋裝,開始跟老師保持距離,開始很排斥媽媽要我唸書,我當時只是天真的想變成跟以前的我完全不同,想證明給那個同學看我並不是家裡有錢功課好的好學生,我只是一般同學而已。不知道是不是在那刻起,我的童年也再見了呢?  



        事後回想起來到底是怎樣的環境讓還是孩提的我們對自己週遭的同學產生階級?是大人建構的世界默默的操控了我們?我不清楚。我只知道在那之後,我開始陷入更可怕的分門別類世界,透過成績篩選我一步步來到了這裡,但進入了社會後呢? 我們是不是也開始繼續這個輪迴? 當童年再見之後,我只希望我不要忘記那天的難過。  



       這世界很多事情是不平等的,但別忘了不平等也是我們造成的。



       電影官方網站http://www.atomcinema.com/machuca/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