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508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野台必備:扇子。清涼有勁的水和可以吸很多汗的毛巾。鐵定是汗涔涔黏瘩瘩的全身。一顆relax的心,隨時可以投入。準備好了,就一起來野台吧! 



七月的結束是一陣搖滾美好。悶熱黏膩的典型台灣夏季裡,在台北市區偏北的兒童樂園內,七月的結束,我帶著一顆relax的心,搭配汗水淋漓的身軀,擁有了很美好的三天。


雖然在不知不覺中,距離那三天已經有一星期了,加班的繁忙似乎讓我忘掉些什麼,不過我知道野台的餘溫還留在我心裡,但我不想贅述聽過的每個團,也許之後會在我買的CD看出些端倪,我只想套句黑手那卡西團員的話,我53歲來來野台表演,希望大家53歲也能來野台!那麼只要野台不變質,希望我能當個搖滾歐巴桑!

 



 


 


 


 


 














-----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都市開基祖 

:林生祥 詞:鍾永豐 



阿公的正午時 

她最愛了小姑丈回娘家 

聽他講一開基史 

哎喲,配一塊三層肉

上聯本是祖上本無地 

做長工旱田開石岡 

榖租六成 

到後還欠頭家帳 

下聯是好在三七五(減租) 

討老婆償舊債買公牛 

禾菸豆芋 

屋起堂開振鴻圖 



阿爸的夜晚

他不時一吃飽就離家

不是找同黨怨政治

就是騎機車巡心事



年輕時阿爸渴望出庄


開卡車當學徒他全想過 

奈何長子 

老弟老妹還幼稚 

十五十六未轉大人身 

扛榖包駛牛犁攬硬活 

一給土沾到 

他講是,哀喲喂 

洗都洗不掉 



阿公他是硬頸的國民黨 

阿爸偏偏是死忠的民進黨 

一句起二句止三句咬牙切齒(客語:齧牙省齒) 

父子倆他們無緣三句多 



都市的傍晚 

我經常左泡麵右罐頭 

叩首在叩首三叩首 

敬阿公講的 

開基祖






都市開基祖 

租房是鳥籠般的大小 

薪水薄薄的幾張 

開銷是樣樣會咬人



都市開基祖 

省省儉儉存沒三七五 

左泡麵右罐頭 

叩首在叩首三叩首

From 生祥與瓦窯坑3 臨暗專輯      



       知道臨暗這張專輯很久了,直到野台現場才在大大樹攤位買下來,剛買的第一天才聽完濁水溪公社,腦中轟轟然全身疲累的在半夜一點多回到家,洗完澡靜靜聽著這張專輯,突然覺得很平靜,卻在黑夜舒緩的一陣平靜中忍不住快掉淚了,聽著生祥的歌總會讓我突然清楚意識到我是這座城市的異鄉人,會讓我忍不住想到爸爸,尤其是這首都市開基祖,我聽著聽著總在腦中想像著,如果我那未曾謀面的爺爺現在還在的話,那他會不會也跟我說著這樣的故事? 爸爸當初來台北唸書後來又選擇在台中生活,他也是離開農家選擇到都市生活的農家子弟,他當初的心情呢? 而我,不知不覺就這樣留在台北,成為第三代的都市開基祖,領著不怎麼多的薪水,卻消費著全台灣最貴的物價,我在這座城市想要打拼出什麼呢? 我們這代開始留在台北的異鄉人,我們是怎樣的心態呢? 也許是跟第二代完全不同也說不定,多了點自私,還是? 我想我會開始慢慢觀察

 










  

 






              

 


















-----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公司隔壁棟的一間老字號的Production House在最近結束營業了,一間Production House要結束營業其實有很多後續的動作要處理,很多機器陸陸續續要賣掉轉手,或是就這麼資源回收,這幾天看著這些人借用我們的辦公室忙進忙出,公司的人也很忙,忙著去別人家多少拿些有用的櫃子或是耗材之類的東西,總之,別人公司結束營業,我們公司的人也湊熱鬧跟人家大搬風一番。


      

        因為湊熱鬧的心情,我也跟著去了一趟這間Production House,裡面能轉手的機器幾乎都沒了,走進他們的動畫室,只聽前輩同事不斷驚呼著:
「啊,是這台SGI的大始祖呀!」「哇,沒想到他們有這台古董不知道幾年前的機器了」「一定要來看看這一台,做動畫的都要認識這台始祖」「就是這台,算一格要五小時以上」我在這些此起彼落的驚呼中,看著一台台龐大的像小冰箱,矩陣排列硬碟的機器,不經覺得科技進步的實在太快,正當在內心慨歎的同時,這間公司的老闆走了進來,和善的說: 「這裡的東西看什麼可以用的就拿走吧,不過可能現在都不用了,像你前面這台是幾十年前國內第一家進的,可能台灣現在只有一台,這台是
」老闆一一的介紹起這些讓前輩同事們驚呼讚嘆的機器,每一台都有著輝煌的歷史,隨後接了一句讓我很鼻酸的話。



      「這些都是當年跟x君要一起拼的時候買的,那時好幾百萬,現在不過不到十年光景,可能認識他的人都不多了」雖然不懂這些機器背後大有來頭的故事,但聽到老闆這句話的時候我覺得鼻酸了,直覺得我在這間結束營業的Production House裡面肆無忌憚的翻箱倒櫃找自己要的東西同時,似乎也是對這個老闆過去這十幾年打拼無情的踐踏。當年的老闆就是靠這些東西在這行業賣力打拼的,對於當時的台灣,電腦動畫還是塊很陌生未知的市場,他們毅然決然的花下大筆資金決定在這塊打拼,然後時光流轉,科技不斷的更新演變成今日簡單的PC就可以開始做動畫了,以秒計費的光景已經不再,現在的動畫變成談一支支的價錢,甚至是好幾支一起包起來算,這也許是大家都始料未及的。



        科技是很可怕的,尤其在這個行業,不管是軟體在變連硬體變化都以光速般在進行,沒有人知道將來會是怎樣發展,也許有人能早先預料到這行業將來的趨勢,不管如何,我們勢必成為被科技追著跑,甚至被科技遠遠拋在背後的人們,也許有天是哪個後輩開始來到我們工作室看著滿坑滿谷的古董,挖寶似的踐踏著現在的我們,
Who knows?



        決定結束營業的老闆是抱著怎樣的心態為他十多年來的打拼畫下終點?是被科技凌駕了? 還是對這個大環境感到失望?這些我都不得而知,我只知當下我無法從這裡拿走些什麼。

 



 















-----

india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